分卷阅读1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1

    【A】 每个人都有两个选择

    麻叔在自己的身体里发现了衰老的痕迹,这让他感到惶恐,麻叔说当你不能够去爱,或者把爱变成了一种负担,那么你就是老了。

    裴新民哈的笑了一声说,那三联社至少有一半以上的老人。

    因为麻叔以前也说过,江湖人永不言爱。

    洪秀丽是下午两点多出的事,车祸,当时的情形三言两语也说不清了,裴新民乍一听到这个消息,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脑子转的飞快,马上就给林志豪打了个电话,但一直占线,播不通,裴新民这些年在暗格子里打滚,一步步爬到林志豪身边,毕竟也不算白混,他什么也没说,不动声色,收拾了一下身边的现金,就从后门走出了新建起来的宅子,裴新民这种犬科动物的灵敏和直觉与生俱来,曾无数次救过他的命。有时候他并不是真的想做什么,只是下意识的一种反应,本能的要保护自己。

    裴新民活到今天不容易,他相信很多东西,比如友情,义气,爱,但凌架于这些之上的,他一直觉得,还是要活下去。

    裴新民在外面遛达到七点多钟,又播了林志豪的手机,这时候接通了,林志豪说:“你在哪儿?”

    这话一出口裴新民就听着不对劲儿,很显然,他知道自己并不在家里,而且一定有人向他确认过,但是林志豪为什么确认他在哪里呢?裴新民没有回答,只是问:“大嫂的事怎么样了?”

    林志豪沉默了一会儿:“你先回来再说。”

    裴新民奇异的预感又冒了出来,洪秀丽是林志豪的老婆,她出了事,首先应该悲痛欲的人是林志豪,跟他裴新民有什么关系,有什么必要要等他回来再说?

    裴新民应了一声:“大哥你要节哀顺便,我马上回去。”

    林志豪没说什么,就放了电话。

    裴新民想起他跟着林志豪这许多年,出生入死,简直要改名叫九命猫妖,但他不是个爱张扬的人,一直没有向林志豪抱怨过什么,如果说有逾轨的地方,那么裴新民想,就只有那件事了。

    那件事在裴新民的内心底处,但却众所周知,你明白的,这世上有些东西不可能掩饰的住,它会在言谈举止之间不经意的流露出来,变成人们嘴里的口香糖,被反复的咀嚼,笑谈。裴新民并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但是流言的杀伤力,就像一把钝刀,会在漫长的时间里不停的戳弄伤口,痛楚是快感,终于会弄假成真。

    裴新民刻意的拉开和林志豪之间的距离,但又忍不住要去接近他,在这件事上,裴新民发现,他身体里其实是有一种女人的成份的。

    裴新民找到一个跟自己身高体重有些相似的男孩子,给了他一些钱,让他到黄金大街的十号宅走一趟,那是裴新民自己的房子,但现在他只能蹲在远处,用望远镜遥遥的观察着,他痛恨自己的谨慎,这使他丧失了许多身为人的乐趣和机会,但他又不得不感激自己的谨慎,至少他现在还是个人,这乍听起来似乎有些矛盾,但是江湖本身,包括人,就是矛盾的。

    男孩子走到宅院门前,还没等站稳,周围冲上来一群人,七手八脚将他按住,手下的很重,这也就是说,并不怕他日后会有翻身的机会。裴新民善于揣摩别人的心思,一举一动,所有的事情他也就明白了。他放下望远镜,先点了一支烟。

    九月份的天气是有些凉的,暗红色的火光亮在微寒的空所里,绝望,或者别的一些什么东西,这使裴新民有一种冲动,举起双手向林志豪走过去,他屈服了,用自身来成就他的理想,但这仅仅是一瞬间的事,当烟头熄灭之后,尖锐的丑陋的现实争先恐后的向他扑过来,他给麻叔打了一个电话。

    麻叔在裴新民的成长历程中有举足轻重的作用,他带他离开了蜂巢一样的暗格子,给了他新的身份,裴新对他的感情很复杂,他把他当做自己的父亲,但哪个父亲又会和儿子上床呢?所以裴新民的感情注定是单方面的,床变成他们之间的一条纽带,一种关联,他愿意付出这种代价,而麻叔也乐意接受,这比感情要实际的多,也牢靠的多。

    麻叔在电话里笑了:“你小子太胡闹了。”

    裴新民想说洪秀丽的事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他是无辜的,但他明白这种话说了也是白说,不会有人相信,现在当务之急,有更重要的一件事情:“麻叔你得帮我。”

    麻叔当然明白裴新民找他的目的,却明知故问:“我这个老头子能做什么呢?”

    五年前裴新民借口麻叔已经太老,打不动江山,离开他投向了林志豪的阵营,奇妙的是之后他们仍然保持着某种联系,这让裴新民相信,身体会比感情更具说服力。

    现在麻叔轻微的报复了他一下,这与其说是嘲讽,倒更有点像调情。裴新民微笑着说:“麻叔不是什么都做的了吗?”

    对方在电话里哈哈大笑,裴新民是个聪明人,是麻叔麻一手成就了他,看着他由一支可怜的打碗碗花变成怒放的玫瑰,这里面的感觉妙不可言,甚至超过了他在床上所带给他的快乐。

    有一种人的确是要用鲜花或者红酒来比喻的,例如裴新民。

    他还只有二十六岁,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

    成就他还是毁了他,麻叔感觉自己像上帝,他爱这个不同寻常的男人,所以他有选择他的权利。

    可惜选择永远是有两种可能,是,或者不。

    裴新民不能够承受不,他目前的处境十分危险,不管是谁干掉了洪秀丽,林志豪还是其他人,他们会把他当做最便利的替罪羊。那些人发现跨入宅门的人并不是裴新民的同时,就坐实了他的罪证——他畏罪潜逃了。

    裴新民同样也有两个选择,回到三联社,向人们解释清楚一切——清白的名誉和活下去,对裴新民来说,前者一文不值。他想林志豪还是不够了解他,而他深刻的了解林志豪,所以不管他做什么,那都在裴新民的意料之中,而不管林志豪做什么,他依然会义无反顾的爱着他。

    裴新民爬到了天台上,他看到那些人迅速的在楼下聚集,他摇摇晃晃的走过了两栋楼间的搭板,从通风孔钻了进去。

    裴新民发现人生是由一只老鼠向一个人转变的过程,但终究人们还是要回归为一只老鼠,或者说,人的天性就是卑劣的,一直隐藏在血液中。裴新民决意要做一个人,但那种可能性并不太大,他蜷缩在通风孔中,麻叔的电话一直都没有到。那

    -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

    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