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到过,他说自己很危险。扎宁兰上下打量着裴新民,忍不住补充了一句:“你也很危险。”

    “但你们两个是不一样的。”扎宁兰说,“他是石头,你是海绵,他会把所有的一切反弹回去,而你会把所有的一切吸收进来,你们两个是天生的一对。”

    裴新民微笑了:“你更像一个诗人。”

    扎宁兰耸了耸肩:“你知道的,理想和现实是两回事,我做过流行歌手,但不得不回头来当这个破烂头目。”

    她说头目是破烂的。裴新民想,这就是人的命的不同。他付出了一切才走到了林志豪身边,却永远也不可能爬到他的位子上,即使林志豪死去,他也会有兄弟和儿子,就像扎宁兰。裴新民微微的一笑,看着这个女人,扎宁兰的脸就又红了:“干嘛这样看我?”

    扎宁兰所接手的龙风堂和麻叔的三连社实力不相上下,而她还没有长大,而她是一个娇俏美丽的女孩子,裴新民抓着她的手微紧了一些。女人在很多时候都要比男人好应付。

    扎宁兰说:“我要走了。”语气里已经有缠绵的意味。

    裴新民缓缓的松开了手。

    他们的接触冠冕堂皇,不过是一场舞曲。

    【bsp;曲终人散 还剩下些什么呢?

    扎宁兰用pty ary香水,浓香型,适合妖女和荡妇,而她却是一个长发披肩,清秀而暴烈的女孩子,这样的反差反而使她有一种奇特的魅力。香气留在裴新民手上久久不散。

    佣人在收拾残局,残花残酒以久残留下来的杯子,都有一种颓败的痕迹,过去了的东西,没有价值。张家男斜倚上长长的沙发上,两脚搭上了椅背,他没喝酒,但却有一点醉意。音箱里有DAK BULE有的余音,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跟着哼哼,像是意犹未尽。

    裴新民还不太了解这个人,他在他面前一直不敢放肆。张家男比林志豪看起来更粗野,不可捉摸,这个人是麻叔替他选择的,他只是被被动的推到了他身边,他向他伸出了手:“过来。”

    裴新民走过,张家男以打量所有物的眼光打量着他,就像扎宁兰所说的,他没有让他当众出丑,那就代表他已经把他当做了自己的面子,而不是林志豪的面子:“你怎么感谢我?”

    裴新民想起了那一堆撕碎的礼服,这感激倒是有几分真意,他所受的羞辱当然不只此一件,但这种事情,还是能越少越好,他随手折了一枝玫瑰花,送到张家男面前:“送给你的,公主。”

    张家男哈哈大笑:“一点诚意都没有。”他是男人中的男人,唯一一次被叫做公主,只是在裴新民这里,性别的倒错不但没让他不快,反而有一种异样的新鲜。

    裴新民半跪下去,用向女人求婚的姿态,他当然没向女人求过婚,唯一的一次,竟也是对张家男:“你是最美的。”

    张家男怔住了,这种情形可真是微妙。

    “被人追求的感觉还真不错。”他接过花,经过一夜的烟熏火燎,花是不太新鲜的了,他笑了笑,漫不经心的摆弄着“情人的礼物。”

    这套把戏不知道他用来对付过多少人,一个人能颠倒众生毕竟是有他的理由的,张家男撕开了玫瑰花瓣:“你对扎宁兰也这么说?”

    裴新民脸色不变:“她只是个小女孩。”

    “更便于摆布是不是?”

    裴新民微笑:“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结了婚就有会有关系。”

    “有这种可能吗?”

    张家男把残余的花瓣扔到天上,然后看着它纷纷落下来:“虽然我没指望你为我守身,不过在我眼皮底下,对扎宁兰,你还是安份点好。“

    裴新民轻声反问:“你在担心些什么?”

    张家男一把揪住了他的头发:“你说呢?”

    裴新民在他的注视下垂下了眼帘:“我也是个男人。”

    张家男冷笑:“你不过是想活下去,活下去之后,又想到你是个男人了?”

    裴新民轻吁了口气:“你也好,麻叔也好,你们这些人,都让我觉得不可靠,我没有说谎话,我只是想活下去,扎宁兰看起来要可靠一些。”

    张家男看了他许久,终于缓缓的松开了手。

    裴新民跌坐在地上,被张家男盯住绝对不是件愉快的事,那让他想起了暗格子的毒蛇,半夜里他会被它们奚奚索索的声音惊醒,那时他所看到的,也就是这样一双眼睛,它们冷漠,骄傲,狠毒,酷似他面前这个男人。

    这倒让裴新民生出一种异样的亲切感,他熟知毒蛇的秉性,只要你不去故意的招惹它们,它是不会无缘无故的攻击任何人的。他把手放在了张家男的肩上:“原谅我,我和你们不一样。”

    张家男没有拒绝他,他的手滑进了张家男的衣襟里,最亲密而又最疏远,最冷漠而又最热情,这个时候,张家男却忽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林志豪的老婆是你干掉的?”

    裴新民褪去了他的裤子,慢慢的跨坐在他身上,他性器很大,坐下去的时候会有点痛,裴新民欠了欠身子,张家男用手压住了他,逼得他不得不继续下去:“不……不是……”

    张家男想也不会是,以裴新民的性格,他宁愿委曲求全也不会去杀人家的老婆:“那他为什么把事情推到你头上?”他略一挺身,裴新民呻吟了一声:“你不要乱动。”

    “我在问你话。”

    裴新民感觉他大而灼热的性器,在小腹间犹如一把利剑,那热度不断的膨胀,几乎把他撑裂,他不得不上下摆动着,以此保持平衡,他脑子里很乱,完全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

    张家男享受着他的服务,这是他应得的,可以想像,明天林志豪就会大发雷霆,把他张家男视为不共戴天的仇人,这个仿佛是为了裴新民,但事实上,同城会和刀和会早在很久以前就势不两立,跟裴新民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只是把这些更加的表面化了,完全浮在了水面上。

    张家男觉得很舒服,他半眯起眼睛,仿佛在午后的茶会上。

    林志豪舍得摒弃这样的尤物吗?

    张家男双手抱在脑后,从半开半阖的眼缝间,他看着裴新民,他想起多年以前的一部港制影片,A到B方卧底,B到A方卧底,却最终都被对方同化,成为了对方的一份子。张家男弹了弹他始终无精打采的阳物:“自己不投入的话,玩起来有意思吗?”

    裴新民身子向

    -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

    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