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后仰去,汗水让他看起来份外的性感:“服务别人,别有一番乐趣。”

    张家男笑起来,会这样回答的人,恐怕只有裴新民,他决心赌一赌。他翻身将他压在了身下,沙发并不是太大,他们两个人身材又都很高,几乎滚落下去,张家男感觉这种姿势更贴近,更加的密不可分:“一起来才好玩是不是?”

    裴新民从他的话里获得了另外一种信息,这让他前所未有的亢奋。

    张家男在帮他手淫,他手指修长,早年长期握画笔,所以有细微的硬茧,摸在皮肤上疼而微痒,刺激。张家男现在终于勃起了,做爱是两个人的事,如同战争,只有一方投入就索然无味:“你熟知林志豪的一切,有义务帮我干掉他。”

    裴新民笑了:“你需要我?”

    他紧贴着张家男的身体,这样的问话具有不可捉摸的煽动意味。

    “当然需要。”张家男用性器来说话,身体上的交流远比心灵更容易,也更默契,他在他的体内,他知道他在想什么吗?我就像我的大屌一样的需要你,这样的比喻算不算恰当呢?

    【D】 我们来谈谈林志豪吧

    裴新民发现他虽然跟很多人做爱,却很少和人睡觉,睡觉和做爱是两个概念,道上的兄弟都喜欢用睡了他的女人来表达一个动词,这其实是不正确的,在裴新民眼里,做爱只是一个和吃饭一样方便而普通的词汇,睡觉的意义却颇为重大,这至少代表了,你在一个人的身边,可以全身心的放松,甚至性命相交。

    裴新民和张家男赤诚相对,他们没有睡觉,他们在谈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林志豪。张家男漫不经心的,张口就问出了那个众所周知的事实:“你喜欢他?”

    和一个有肌肤之亲的男人谈另外一个和他有肌肤之亲的男人,这种感觉真是微妙,近乎于意淫。

    张家男有些下流的微笑着。

    裴新民不置可否。

    “他的家伙大不大?”张家男披了一件睡袍,穿和不穿没什么两样,他盘腿而坐,性器大大咧咧的朝着裴新民,他的做派实在很让人不可忍受。

    但裴新民只是微笑,这么多年来他早就练成了宠辱不惊的本事:“不知道。”

    “不知道?”张家男提高了声音,他是为得惊诧,这比知道查尔斯的情人是卡米拉更让他不舒服,“难道你没爬到他床上?”

    裴新民不知道该不该和他解释他和林志豪之间的关系,那要扯到一系列的哲学用词,所谓的柏拉图式或形而上的,那种微妙而不可言明的东西,他想张家男可以理解,但绝对不屑于去理解,所以他只能用最简单的一句话:“想,但是没成功。”

    张家男笑得满床打滚:“我明白了。”他略一挥手,像君王一样断言,他赤裸的身体和权力不搭调,怎么看怎么滑稽。“这就是弗洛依德的理论,他因为性欲得不到满足才导致的变态行为。”

    “不是。”裴新民说,“他和他太太的关系很好。”

    “哈哈。”张家男笑了一声“你仍然喜欢他。”

    裴新民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张家男微微张大了嘴,然后就忍俊不禁,难怪有人说最淫荡往往是最纯情的,这样的裴新民让他觉得可爱,他拧了他一把,发现他居然脸红了。

    那么林志豪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

    裴新民说,其实没什么特别的,林志豪的长相很普通,你可以在大街小巷随便一个角落里找到这样一个男人,他只穿麻布衬衫和布鞋,拒绝所有的化纤织品,他喜欢舒适,追求安静,也同样的让别人舒适。裴新民说:“他给你的感觉就像个随时随地,随处可见的人,就像他一直在你身边。从来都没有离开过。”

    至命的亲和力。

    张家男当然也见过林志豪,奇怪的是,他对这个男人并没有太深的印象。

    虽然他们是死对头,但他不会让你如哽在喉,大多数时候你会忽略他。

    张家男虽然觉得干掉林志豪是当务之急,但更让他得危险的是,裴新民到这个地步仍然在维护他,这个男人的魅力可见一斑。或者说,他来到他身边的目的,根本就是为了维护林志豪呢?

    两个人的目光在半空中相遇,瞬间又叉开去,就在刚才他们还亲密无间的痴缠着,做爱真是人类最没有意义的事情,裴新民这样想着,却又想到自己依靠性而维持生存的前半生,是不是也同样的没有意义呢?

    3

    【A】 海伦

    裴新民给人的印象,是他并不在乎这场战争到底是谁输谁赢,虽然从表面上来看,矛盾是因他而起的。这让人想起了荷马史诗中一个著名的绝色美人。

    张家男大清早起来就不高兴,他全身赤裸着,一丝不挂,像初生的婴儿一样干净,他把裴新民的皮带对折,从楼上的阳台远远的扔出去,然后又命令苏宝叼回来。苏宝是他所圈养的一条南斯拉夫达尔马提狗,有相当谄媚的眼睛和令人怜悯的面容,它机灵,忠诚,一丝不苟的执行主人一时兴起的口令,直到它的主人厌倦了,把做为玩具的皮带丢在地上。

    张家男面对着大床,尽可能的舒展身体,看起来像一个拉长了的影子,女佣人想给这个影子打扮整齐,好让他出去见大厅里的客人,但他挥了挥手,仿佛认为自己这样很好,再好不过了,但无论如何,他还算明智的裹了一件宽大的日式睡衣。

    大厅里的人是道上德高望众的三位前辈,他们有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很老了,他们显然是以调节人的身份出现的。贺先青头一个看到张家男披着睡袍大大咧咧的走出来,他年青的,雄性的,充满了攻击力的身体,让贺老先生觉得愤怒:“太不像话了!”

    张家男满不在乎的笑了笑:“三位早。”

    “不早了。”号称和事佬的胡先生哈哈一笑,“这天底下的事情,掐的就是个时候,做的是个分寸,正所谓事有余度,人有余温,谁在这世不是混个人缘啊,哈哈,您说是不是?张大会长?”

    张家男把浴袍一掀,坐在了三个人对面的沙发上:“人心是最要不得的东西,今天跟着你,明天就不知跑哪去了,所以我这个人呢,只把自己哄开心了就好。”

    胡先生轻咳:“这两年道上不好混,警察盯得紧,自己人跟自己人不要太计较了,再说不过就是为了那么个东西,不成气的,张会长要是喜欢,日后要多少都有。”

    张家男哈哈大笑:“说的好说的好,这话我喜欢听。”他

    -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

    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