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4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猪似的惨叫一声,抱着膝盖在地上打起了滚。

    裴新民把枪放回去:“要是有可能的话,你们也不防在半路上干掉我。”他笑了笑,“当然前提是机会要抓好,不然的话,那就只有被我干掉的份。”

    剩下的十几个人噤若寒蝉,裴新民并不像心狠手辣的家伙,他气质很好,没有一般底层出身带出来的粗俗和轻浮,他所有的一切都只点到为止,像一套合体的西服,但人们会因此而忽略了他刻毒的一面,一个人能在黑道中几易其主而屹立不倒,必定要有他的过人之处。

    大多数人都只记得他是个男妓,而忘了他也是个出色的杀手。

    裴新民对此只淡淡的总结说:“陪老大睡觉也是需要本事的,你们谁能轻易的爬上张家男的床呢?”

    没有人,所以裴新民的存在独一无二。

    5

    【A】 就爱你杀人的刀

    麻叔曾跟人提起过,他最中意裴新民并不是在床上,床只是他的一个跳板而不是舞台。

    那麻叔喜欢裴新民什么地方呢?

    他笑了笑说:“我只爱看他杀人时的表情。”

    裴新民让剩下的十几个人分别上路,三个小时之内,必须到达莫公馆所在的富华路上,他告诉他们,没有别的可能性,除非是你已经死了,裴新民微笑着说:“按常理来讲,我们是不跟死人计较的。”

    生存的法则从来都很简单,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所以如果你不想成为尸体,那就必须想方设法把别人变成尸体,这是一场野兽之间的较量,裴新民深知其中的诀窍,因为他就是从阴暗的,潮湿的笼子爬到人间来的,他是一条漏网之鱼。

    裴新民十分钟之后出发,他选择了一条跟他们截然不同的路,每个人在焦急中的惯性思维,是直觉得去走捷径,越近越好,所以敌人也往往喜欢在就近的路上围追堵截。可是裴新民却想,三个小时,环城一周也足够了,那为什么不沿路看一下风景呢?

    这些人蜂涌而出,从背侧面看过去,他们都和裴新民有些相似,没有人不会怀疑这是鱼目混珠的计策,其中必有一个人是他。

    偏偏裴新民就不在他们中间。他优哉游哉的截了一辆出租车。外环路上显得出奇的清静,可能是周六的缘故,人们都在家里修生养息。

    “先生这是往哪里去啊?”司机有一句没一句的跟裴新民搭话。

    “富华街。”

    司机吃了一惊:“那不该往这边走。”

    裴新民笑了:“地球是圆的,不管往哪个方向走都可以到。”

    他微一侧头,从后视镜里看到一辆白色的别克车,裴新民觉得这车非常眼熟。

    真够嚣张的。他轻吁了口气。在林志豪身边的时候,能跟他分庭抗礼的人从来就只有一个。

    这个人现在正渐渐驱车与他们平行。

    甚至向他笑了笑。

    露出一口雪亮的白牙。

    他肤色雪白,是典型的混血儿长相。

    裴新民抽出一支烟,点燃了,眼睛直视着前方。

    司机有点害怕:“那是您朋友?先生?”

    裴新民没有说话,许久才张了张嘴:“不是。”

    裴新民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没有朋友,从来没有人会把他当做朋友。

    别克车里的人控出头,轻轻呼哨一声:“小裴裴,我们来玩游戏。”

    裴新民把烟头吐在地上,突然抽出枪对准了他,他显得很轻松,很自在,也丝毫没有反抗的意思。裴新民在心里问自己:“我要不要杀了他呢?”

    这个男人曾救过他一命,裴新民是在那个时候才发现,他爱他,他甚至比裴新民自己更了解自己。而这些,都让裴新民觉得很危险。这会是个好机会。

    付三冲他微笑:“小裴裴,你的表情可真诱人。”

    裴新民一手扣下了扳机。

    富华街上集合的人只有十二个,七人阵亡,然后他们发现到了这里之后,根本就不知道到底要做些什么,好像辛辛苦苦赶来就只是为了送死而已。而在半小时以后,裴新民大步走进了莫家的大院。他来之前给莫先生打过电话,所以一路畅通无阻。因为还是在夏天,客厅的门大敞四开着,远远就可以听到里面谈笑风生。

    裴新民顿时冒出了一头冷汗。

    你能想到的事,凭什么认为别人就想不到?

    何况这个人是林志豪。

    裴新民的脚步几乎迈不下去,但又绝对不能走。

    佣人在后面催他:“裴少爷,莫先生等您很久了。”

    裴新民只好硬着头皮进了客厅。

    林志豪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只是这轻描淡写的一眼,深的像海,暧得像风。

    【B】如果爱

    裴新民一直在想,爱一个人到底是成就他还是毁了他,如果是麻叔可能会选择前者,那么裴新民呢?答案不得而知。

    裴新民有备而来,带的礼物是一对滇海玉马,他善于揣摩别人的喜好,这一向都是他的长处。

    果然莫先生很高兴:“小裴太客气了。”

    裴新民微笑:“这是我们小辈应该做的。”

    莫先生哈哈一笑,他不过四十来岁,裴新民这话说的太恭维他了,但他为人颇为自负,也算是说到他心里去:“逢年过节的,过来窜个门,我也就领情了,没必要破费带什么东西。”

    裴新民应了一声:“也就是一点心意,莫先生不必放在心上。”

    他坐到林志豪对面的沙发上,向他欠了欠身:“林老大好。”

    林志豪淡淡的微笑:“小裴是越来越有办法了。”

    他声音云淡风轻,温柔的像是笼罩了这整个城市的夜色,从他语气你听不到半点讽刺的意味,他的确是想夸奖你,由衷的,发自肺腑,他用漆黑的眼睛注视裴新民,让人几乎有一种溺死在那目光里的冲动。

    裴新民心头一跳,急忙笑了笑:“林老大太过奖了。”

    话题转到正事上,莫先生的意思,道上的事,也不好说到底是谁对谁错,又笑着向裴新民说:“张老大得了你这一员大将,如虎添翼,在钱上面稍微损失点也算不了什么。”

    裴新民听这话心里就明白了,他往张家男这边一站,林志豪就把自己放在了一个是你负我在先的位子上,所以倒让无关利害的人没办法从中调解:“莫先生,先不要说我裴新民的事算不算板上钉钉

    -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

    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