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5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就算是,林老大你可以一枪毙了我,没必要在后面弄这些小家气的把戏。”

    林志豪看着他:“这样的话,我还给你,小裴,那批货的事,你怎么能往我头上算得这么肯定?”

    裴新民一怔:“这个事,有回来的兄弟做证,林老大你是赖不了的。”

    林志豪淡淡的说:“所以你也一样,只要张家男一天护着你,就没一天好日子过,你心里明不明白?”

    裴新民脑子也不笨,这是一箭双雕的手段,逼得张家男不得不低头,但他不明白的是,林志豪为什么将他置于死地。

    又或许是明白的,但有些事他不敢细想,想得越多,就死得越快。

    林志豪站起身向莫先生告辞,佣人送他到门口,按道理裴新民这时候也该走了,林志豪的立场很清楚,所有的问题似乎都纠缠在裴新民身上,只要他不死,他就不会让步,但事实真的是这么样么?

    “莫先生是知道的。我不过是个小人物。”裴新民叹了口气,“您是最明白的人,如今这世上哪有冲冠一怒为红颜这种事,谁不是把身家利益放在最前头?”

    莫先生也没办法:“回头我真得劝劝他,你放心,我不可能眼睁睁的看你们乱成一团,人在外面讨生活,最怕的就是窝里反,让人家笑话是不是?”

    “莫先生说的是,有您这句话,我回头也好跟我们老大交代。”

    莫先生拍了拍他的肩膀,坐了多半个钟头,怕林志豪在半路上乱来,派车送他回去。

    转过了富华街,路是裴新民熟悉的,却眼看着越走越不对劲儿,他心里一沉,林志豪卯足了劲儿要弄死他,找人收买莫家的司机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他刚想掏出枪,那司机忽然将方向盘一扭,他身子向后仰去,司机在前面笑了一声:“裴少爷,你别跟我动粗,我跟林老大没什么关系。”

    裴新民冷笑一声,拿枪顶住了他的下巴:“我管你们有没有关系,快给我停车。”

    司机反而踩紧了油门,后面明显有几辆盯稍的车,紧追不放,司机笑了笑:“该停的时候当然会停,不过裴少爷,我可是救你不是害你。”

    裴新民一头雾水,要想一枪毙了他,看他气定神闲的模样,又怕里面真有什么典故,这时候那几辆车都追上来,逼得司机不得不把车停下,在一条死胡同里,两个人被逼着下了车。

    林志豪隔着车窗玻璃看到他们。

    他看着裴新民,这真是个漂亮的男人,每一次注视他的时候,他都会在心底暗暗的惊叹。至于那个司机,林志豪微怔,他想到了一件事,他的记忆力一向十分惊人——莫家的佣人里根本就没有这个人。他忽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像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他迅速推开车门:“让他们快走!”

    人们还没有回过神,就听到四周围鞭炮似的枪声。

    林志豪眼皮微窄。

    已经太晚了。

    他所犯的错误就是,太过于他注意力放在裴新民身上,而忘了他真正的对手其实是张家男。

    那个男人大笑着走进了胡同,他得意扬扬,好像刚看完一出优秀的喜剧。

    司机向张家男略一点头:“老大好。”

    张家男搂住了裴新民的肩膀:“干的不错。”

    裴新民笑了笑,没一点勉强,从始至终,他都扮演了一个十恶不赦的角色,他背叛麻叔,弄死了林志豪的夫人,又为张家男截杀林志豪做了完美的诱饵。

    如果有一天黑道上也能立书著传,裴新民这三个字的下面,一定会被标上千刀万剐的评语,但不可思议的是,他好像对自己所犯下的罪过一无所知,总是处于一种非常被动的状态,这么可笑的事情,怎么能让他不由衷的笑出来,于是在任何人的眼里,他都是和张家男配合的完美无缺的一对狗男男。

    张家男笑着看向林志豪:“可别抱怨我不给你机会,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没有了。”林志豪笑了笑,“让小裴开枪吧,他毕竟在我手底下干过。“

    “好啊——”张家男拖长了声音。

    裴新民抬起手,他手里有枪。

    他手很稳定。

    他本身就像一把枪。

    他眼神直视着林志豪,这个男人安静的站在车门前,他神色平淡,就像是这一场人生,他不过是为了走马观花而来的,他不曾惊艳过,也没有什么遗憾。

    裴新民闭上了眼睛。

    忽然间枪口一转,顶上了张家男的额头,那一瞬间所有人的枪品都对准了他。

    裴新民声音艰涩:“放他们走!”

    张家男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略有些嘲讽的意思。

    裴新民大吼一声:“放他走!”

    张家男笑了:“你敢开枪吗?”

    裴新民手指开始发抖,刹那间就抖的像一片秋风中的叶子:“你可以试试,是我的命值钱,还是你的命值钱。”

    张家男长吁了口气,好像看到了什么不愉快的风景:“都不太值钱哪。”他有些嘲讽的咋了下舌根,“值钱的是另外一个人。”

    他挥了挥手,向周围的人说:“让他们走吧。”

    “老大——”林方平叫了一声。

    张家男耸耸肩:“我得先保住我自己的脑袋。”

    林方平恨得牙根咯咯作响,猛一摆手,那些人回到车上,鱼贯而出,瞬间就不见了踪影。

    裴新民手慢慢下垂,枪掉在地上,苦笑了一下。

    要杀要剐都随你吧。

    笨蛋没有资格活在这个世上。

    几个人七手八脚的按住他,张家男俯下身,在他脸上抹去了一滴眼泪:“既然敢做,就不要后悔。”

    裴新民想,我他妈后悔的要死!

    可是如果再给他同样的一次机会,他能做出的选择也不会比现在更聪明。人就是这么没出息的一种东西,不管穿了多厚多坚硬的外壳,总有一个地方是死穴,柔软的永远不堪一击。

    【bsp;向左走,向右走

    从天堂到地狱从来都只有一步之遥,近的让人分辨不出它们之间到底有什么差别。

    用更哲学一些的话来说:天堂即是地狱。

    裴新民没别的想法,就希望张家男能让他死痛快点。他不可能自杀,没那骨气,活着多艰难,总觉得还是活着好,然而他不是个够聪明的人,小聪明,那种老鼠偷油的不成器的格局,

    -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

    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