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失踪的野心女(一)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柒柒啊,你最近有跟你姐微信联系过吗?不知道为什么,苒苒的电话还是打不通。因为这事,你大姨昨晚急得一宿没睡……”

    闻言,一直静静扒饭的江一柒抬眼看了仍在锲而不舍拨号的妈妈一眼,随后摇摇头,“没有。我给她发过了消息,还打过微信电话,但都没有回。”

    “咦——真是有点不对劲。”梁雯解了被做饭的油烟熏得有些油腻的围裙,随手拿过一副g净碗筷往餐桌走,而手指仍在手机屏幕上不停按动。

    “要知道现在入了夏,苒苒就是将近三个月没回来了。柒柒,你说,你姐以前哪儿会离开这么久?而且再过不了一两个礼拜,就是你大姨的生日,要知道往年我都是和她一起商量着给姐姐办的——为什么今年眼看着都要到日子,居然还联系不上人……真是奇了怪了……”

    “可能她们公司最近特别忙吧。前段时间姐姐不还和大姨说她最近的工作业绩特别好,老板约莫着会提拔她吗?何况她工作的公司还是跨国的,想要职位越高就得越忙,这在大公司里应该很正常。”

    江一柒慢慢咽下口里微涩的莴笋头片,等到它渐渐淡成水一般无se无味后,她才接话回道。

    梁雯恍然大悟地点点头,“确实。最近新闻才讲文氏又开发出了一个你们年轻人指定喜欢的科技产品,好像还是什么要真人带头盔玩的……唉,说到底这些都是适用于你们年轻人的。上次你姐给你寄回来的那一大堆,除了那个水果手机我认识,其他的我都不知道是g什么用的。”

    江一柒知道她妈妈梁雯思维b较简单,在三两句话暂时揭过这件事过后,她便放下筷子,拿纸擦了擦嘴,“妈,我吃饱了。学校我还有作业没写完,中午就不在家睡午觉了。”

    “噢,是吗……你现在就走吗?那我赶紧去给你做点寿司拼盘让你带去学校当作晚饭。这可是我昨天才去找你大姨学的,指定给你做得好看又好吃。”

    梁雯微微有些高兴地说完,便急忙搁下筷子往厨房走去。

    凝视着她忙碌却惬意的身影,江一柒嘴里方才差点脱口而出的“不用了,我和同学在外面吃”的话被她堵在喉头狠狠咽下,随后转口道,“好,妈你辛苦了。”

    “哎呀,这事哪有什么辛苦不辛苦。”梁雯一边摆弄着食材,一边接她的话,“柒柒,我和你大姨都老了,早过了该辛苦的时候。而你们这些年轻人,才是刚刚开始呢。”

    “还有,我看你们张老师在群里说你们最近又要模拟测试。柒柒,虽然你每次都考得很好不用妈妈担心,而且也从不和妈妈说累,但妈妈知道我的乖nv肯定学得很辛苦。”

    说着,梁雯的笑容渐渐消失,有些怅然若失。

    “唉,也不知道你们是约好的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你和苒苒都是从小就不ai同我们大人讲你们心里的事。我也不明白,和自己妈妈有什么不能说的?难不成,每次一有秘密或者伤心事,你们姐妹俩都是跟对方说,然后内部消化了?算了,尽管身为母亲的我不可避免地有些难过,但不得不说这样也挺好。虽然你和苒苒差了几岁,可从小到现在一直都感情很好……”

    文盘一手拿着包装jg致的饭盒,另一只手cha进k兜,看着不远处的纤细身影轻g嘴角,随后从学校湖边花园的假山上潇洒地一跃而下。

    “我还说带你去吃小红巷尽头那家新开的韩料店呢,听秦苻他们说店里的炒年糕味道还可以。”

    但放学了看不见你身影的我,却还是在这里找到了你。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口,但江一柒却像是已经听懂了他想表达的意思一样,慢慢咽下口里的寿司,转头看着他回道,“不好意思,是我失约了。”

    虽然抱歉的话她已经在手机里发过一遍,但担心这位因为消息栏常年99而不ai看手机消息的大少爷因此忽略了她的消息,所以她又特地对他在口头上说了一遍。

    更何况,她现在还是一个有求于他的人。

    “文盘,你要不要尝尝我妈妈新做的寿司?放心,里面没有你讨厌的r0u松。”

    因为我特意没有让我妈放。

    说着,她慢慢将素静的米se餐盒递到他手边。

    “是吗?原来是阿姨又给你准备新菜se了,那我可得尝尝。”

    其实他因为发别人放他鸽子而不爽的臭脾气早在看见她身影的那一刻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而之所以仍摆着一张臭脸,也不过是想要江一柒多给些回应罢了。

    也不知道是被包裹在海苔与晶亮米饭里h瓜的清甜润了口,还是心情渐渐升腾起而开始变得美妙多姿。寿司入口的刹那,文盘只觉得它可口好吃到像是掺了蜜一样,仿佛直直要将他的心给融化。

    “好吃吗?”

    “好吃。”

    真想一辈子吃。

    文盘点点头,漂亮的眼角微弯,一边静静咀嚼嘴里的食物,一边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眼前的nv孩。

    明明刚开始认识她的时候并不觉得她有多好看。相反,他还因为秦苻说她冷冷的不ai搭理人,看起来b他还要拽的话而对她有些不喜。

    可现在看着她露在和煦yan光中的静谧脸庞,文盘一向漫不经心而冷y的心尖竟在无知无觉中慢慢变得如棉花糖般柔软起来。

    如果能一直这样该有多好。

    想到自己有可能追到江一柒,然后和她甜甜蜜蜜地一直在一起,他便不自觉地开始心跳加快。

    她现在喜欢我吗?

    江一柒会喜欢我这样的人吗?

    文盘不禁想起昨晚和秦苻还有齐越然熬夜打游戏时他们连输3把后,为激怒他而说那些江一柒喜欢文静学霸男的话。虽然明知道其中的不少话是真假掺半,但脑子里的疑问却不可避免地越转越大,同时也几乎要将他溺毙一般涨cha0似的越升越多。

    终于,被烦扰得愈加难受不安,从而决定g脆一gu气快刀斩乱麻的他打算出声试一试。

    “江一柒,你……”觉得我怎么样?

    “文盘,你知道我表姐和你小叔去哪儿了吗?”

    蓦地,两人同时开口。但一个因忽生的不自信而yu言又止,从而衬托得另一边冷静的nv声格外清晰可听。

    文盘懊恼自己突如其来的胆怯,在心底暗骂一声后,他又莫名生出几分庆幸来。

    如果她听懂了他的潜台词,然后再拒绝了他,那他们是不是连继续做朋友的机会都没有了?

    ……因为就算她还愿意把他当朋友,但他骨子里的骄傲也不会允许自己跟个流氓赖子一样没脸没皮。

    一切就像是秦苻一语点醒他的那句话一样——从小就和nv生合不来的他千方百计接近了江一柒不会只是想单纯和她做朋友。

    如果是朋友,也是一个一直想上她对她有由心而生的aiyu的朋友。

    想到莫名令人有些羞耻的画面,文盘微微咬唇,同时逃避内心那些不堪思绪似的转头看向不远处的平静湖面答道,“嗯?你刚刚是问我他们去哪儿了啊。”

    “嗯,我姐姐很久没回来了。电话微信也都没回,我大姨很担心她。”

    当然我也很担心。

    ……我担心她被你小叔文冽困住,然后永远没法回来了。

    文盘微皱山峰状好看的眉头,似在回想思考一样。

    “他们没去哪儿吧。”

    “前几天我还在老宅看见小叔来着,不过你表姐当时在不在我没注意。但应该是在楼上没下来,毕竟我小叔可喜欢你表姐了,不管到哪儿都要把她带在身边——他们没公德随处洒的甜腻si人的狗粮我都要吃撑了。”

    文盘不会告诉她,他每次一看见他们便是满肚子的怨气。

    而这些哀怨大概就真是像秦苻笑他突然发疯追nv孩想谈恋ai那样——都是羡慕嫉妒恨闹的。

    可虽然嘴上点头承认了,但只有他自己的心才知道,他并不是人行亦行地为谈恋ai而谈恋ai。

    否则,他的初恋早在幼儿园就没有了。毕竟,当时他们班上跟风迪士尼动画片找自己命中的王子或公主的小p孩一大片。如果那个时候就能登记的话,民政局早被兴奋的小不点们挤爆了。

    他是真的喜欢江一柒。

    如果此时江一柒转头看向身旁的少年,她会惊讶地发现原来一向玩世不恭的文小少爷竟然也会拥有这般认真专注的目光。

    那双足以让任何人沉溺其中的好看眼睛里盛放的眼神深邃得如同一片没有尽头的暗夜星空。

    但此时她明显没有和他一样的心思。

    日光逐渐转暗的同时缓缓向一边倾斜,江一柒素净的脸庞慢慢被掩盖在了一片若有若无的暗淡y影之中。

    “这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