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失踪的野心女(完)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不知不觉又进入了一个夏季,使得这个周末的天气异常炎热。yan光像一盘被蒸煮过的细密散沙,从窗外往屋里倾泻一地。窗边的树上不时传来几声蝉鸣,感受着身上粘腻的sh热,让屋里的人越发觉得心烦气躁。

    “唉,这天气真热——明明打电话催了好几遍,修空调的人怎么还不来?柒柒,这是妈妈刚切好的冰镇西瓜,看电视吃这个凉快。”

    坐在沙发上的江一柒乖巧嗯了一声,随后便伸手接过果盘拿起放在一旁的叉子低头慢慢吃了起来。

    “咦?!这个人好熟悉啊,不像是明星……等等,柒柒,你看这是不是在说文氏集团?”

    母亲梁雯惊诧的话音还未落地,江一柒便猛地抬起头来看向电视屏幕。

    面对着众多记者的围攻,文冽被负责尽职的随身保镖掩在身后,可人影交错间的空隙却足以让认识他的人看清他那张明显变得有些疲惫而且瘦削的脸。

    “这个文冽是苒苒他们的老板吧?被指控涉黑犯罪……怎么可能?这么帅气一小伙子,怎么会g这种事情呢?”

    “等会儿,上面还说文氏陷入信贷危机,高层资金链断裂……柒柒,你说文氏集团最后不会破产吧?可你姐姐现在还在里面上班呢——”

    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江一柒猛地站起身来,将手里果盘往桌上一放便朝门口跑去,一边穿鞋一边抬头道,“妈,我突然有点事,晚上不回来吃饭了。”

    被她的突然举动震住的梁雯看了眼依旧在报道的电视节目,再转头看向她愣愣开口,“……嗯,好。”

    在即将抬脚出门的刹那,江一柒转身看向梁雯认真说道,“妈,不用担心我们,我和姐姐会没事的。”

    闻言,梁雯全身微颤,眼里猛地涌出泪来,笑着点头,“嗯,我和你大姨一起等你们回来。”

    江一柒俯一出门便打车直奔她和表姐边苒每一次完事后约定见面的地方,一套隐秘x极高的高级公寓,同时也是她们用来藏金敛财的“小金库”。

    在依次经过几道密码以及指纹的身份检测后,江一柒在公寓客厅看到了那天过后两个多月都不曾再次见到过的身影。

    霎那间,泪猛地争先涌出来,江一柒奔上前去狠狠抱住这个让她在梦里都为其捏着冷汗担心的人。许久,她颤声开口,“姐姐,这一次真的是太危险了,我们以后恢复正常的生活好不好?我差点就以为我要失去你了——”

    被紧紧抱住的边苒轻笑一声,随后伸出手来如以往一般在她紧绷的背上微抚轻拍,柔声道,“傻nv孩,没事的,一切都过去了。我答应你,一会儿我们就抓紧搬走,然后展开新的生活……”

    “但是文家会放过我们吗?姐夫给我看了资料,文冽是个杀人犯,因为他的前妻就是他开车撞si的。姐姐你说,文氏破产还有他杀人的事现在被爆出来会不会是姐夫帮你做的?”

    众所周知,一只蚂蚁是撼动不了一棵大树的,尤其她们面对的文氏还是一棵树根极深且始终枝繁叶茂的百年老树。

    闻言,边苒的笑凝在嘴角,片刻后她垂眼低声道,“没想到他真的来找我了,他没有放弃我们当初的约定。”

    “约定?你和姐夫还有约定?其实我一直都觉得对不起他,因为我们的事他被伤得很深……”

    “嗯,我和他约定了三年。如果三年后他能在裴家拥有决定权,而且愿意原谅我流掉孩子这件事,我就会放弃一切不再逃避然后和他一起走下去。”

    “啊——原来这件事真是姐夫的功劳,看来裴家真的很厉害,这次文家一时半会儿是爬不起来了。所以姐姐,我们现在就去找姐夫吗?”

    “……不,不去。”

    边苒略带迟疑的话刚一落地,已经在开始着手打包昂贵首饰盒以及衣物的江一柒便猛地转过头来不解问道,“为什么?”

    嘴角慢慢凝出一丝苦笑,边苒走上前去跟着她一起打包行李,“柒柒,三年过去他是没有变,但我已经变了。他依旧那么完美无瑕,可我却成为了一个用美se敛财的交际花,我配不上他了……”

    “我知道裴清是他的人,因为那个装有文冽犯罪证据的u盘就是他交给我的。我知道我对不起他,也知道他仍然ai我,但我也ai他,所以我不敢见他。柒柒,姐姐求求你,别让他见到我,我不后悔走到今天这步,但给我们彼此留一点最后的颜面好吗?”

    不知不觉已然泪流满面的江一柒仿若哽咽在喉,说不出拒绝的话,努力许久才终于微微露出一丝勉强的笑随后轻轻点头。

    姐姐,你知道吗?在我心目中你永远是那株纯白无暇的莲花,就跟以前课本上学的一样,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而且我相信姐夫也是这样想的。大概你是仍在逃避还不肯相信,如果他真的在意这些事的话,都能够查出文冽犯罪证据的他怎么会不知道?可事实上,他还是不顾一切地来找你了……

    根本没有什么配不配的说法,你这么勇敢,明明外表是娇美大小姐的做派,然而内心却是如一株牢牢攀附在墙上的藤蔓一般坚韧执着。你一直做着我只敢想却不敢做的事,这样的你就像天上的太yan一样耀眼,时时刻刻都光芒万丈。

    如果非要说的话,其实在我们当中,我才是那个一直依附在你身下不敢睁眼面对这一切的胆小鬼。

    坐在开往机场的出租车上,看着亮着光的手机屏幕迟疑许久,江一柒最终还是y下决定伸手点击了名为“姐夫”的联系人头像,然后将编辑好的短信送了出去。

    确定短信成功发送出去后,她默不作声地收好手机,随后在心里默默松了一口气。转头静静看着窗外不断闪过仿佛永不会再重复的物影与人影,江一柒的心里涌起一gu莫名的后怕。

    短信发出去了,姐夫应该会来的——

    这样他们就不会错过了。

    幸好,一切都来得及。

    然而,在她忍不住露出一丝微笑转头看向一旁的姐姐时,却发现姐姐正将手机放进手包里同时抬眼看向了她。

    一瞬间,大写的尴尬。

    害怕自己可能会露馅然后被抓包,江一柒眼神微闪随即准备启唇开口说点什么来打消姐姐的怀疑,然而没想到先开口的却是姐姐。

    “柒柒,如果我做了一件对你来说不是很好的事,你会原谅我犯的错吗?”

    “……为什么突然这样问?是发生了什么吗?姐姐,我相信你做任何事都是有原因的,所以也就没有什么原谅不原谅。”

    “嗯。柒柒,谢谢你一直陪在我身边,除了妈妈和他,我最ai的人就是你。”

    “姐姐,我也ai你。所以你会原谅我吗?如果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

    “会的,我也相信你做的事也是因为事出有因。”

    ……

    边哥工作室出品的假证服务一向很靠谱,在又一次畅通无阻地一路抵达候机室附近后,边苒照例拿出手机在微信上向那位恰巧和她同姓的边大哥发了一个感谢的表情包。很快没过几秒,她的微信便收到对面“一切尽在掌握中·gif”的动态表情包回复。

    满意地低头将手机收进包里,边苒转头看向一旁的江一柒微微一笑,“不用四处看了,这次也很顺利,放心吧。”

    闻言,江一柒讷讷收回望向大厅走廊的视线,然后却猛地停在前方栏杆旁的一处。

    “文盘?他怎么来了……”

    身旁正在拧瓶盖喝水的边苒闻言敛眸轻笑出声,然而当转头触及到妹妹惊疑而复杂的眼神时,大概是出于心虚她被吓得浑身一抖,随后像是突然呛住了一样开始剧烈咳嗽起来。

    “哎——姐姐,我还没说什么呢,你就把自己给呛住了。”

    两人一阵手忙脚乱四处找纸巾。

    忽地,纸巾被一只纤长白皙的手递了过来,与此同时响起的是一道熟悉且好听的温和男声,“果然,只要我不在,你就不会好好照顾自己。就好b现在,连纸巾都没有放在最容易被找到的地方。”

    他的话音刚落,霎时间如条件反s似的,边苒的眼眶里猛地涌出大颗大颗晶莹的泪珠来。抬起朦胧的眼,头顶那双静静看着她的眼睛里面依旧如往日般盛满了包容与怜ai。

    再也忍不住内心翻涌而出的惊喜和一直压抑着的无尽委屈,边苒站起身来像只倦怠的归家小鸟一样扎进男人温暖有力的怀里,轻声ch0u噎。

    “裴锋,我好想你……”

    人的一生或许会很长,也可能只是短暂。在这期间,我们会见到无数的风景,也会认识各种不同的人。然而,就像沈从文对张兆和说的那样,纵然我们走过很多桥,见过很多云,喝过各种各样的酒,但却只ai过那个正当最好年华的人。

    正是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因为最初相逢时的金风玉露,便已然胜过人间无数了。

    谨以此故事献给天下有情之人,正如我的笔名寓意一般,当去ai,ai当下——如果这个人值得ai,请深ai。

    最后祝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缱绻眷属,交颈私语,美满一生。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