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126心意(中)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秦铮住在东区,距离大学路只要步行十分钟。方宁却住在南区,南区和东区宿舍几乎位于学校对角线的两点上,步行要花上叁十分钟的时间。

    所以走到东门附近,方宁便对他说:“秦铮,谢谢你,送到这里就可以了,学校里面挺安全的。”

    秦铮问:“你今天骑车了吗?”

    方宁摇摇头。今天她是直接从南门出去的,车还停在宿舍楼下的车棚里。

    秦铮闻言便坚持要送她,说不能大晚上让女生这样自己走回去。他指了指十叁号楼的方向:“等我一下,我的车就停在那边,几步路的事儿。”

    “真的不……”方宁还来不及说完,他就飞奔而去了。

    过了叁四分钟,秦铮单脚撑地停在她的面前。少年因为太过着急有些气喘,围巾也散落开来。见他这样,方宁也不好意思再说出拒绝的话,只低头道谢,便侧身坐在了后座上。

    自行车慢悠悠地起步,沿着国定路一路向南。

    秦铮骑得不快,方宁便也就和他保持着一点距离,小心翼翼地抓着车座。

    路边烧烤店不断散发出孜然的香气,和枯瘦的树枝一同冲向被浓云遮蔽的,暗紫罗兰色的天空。

    骑到一个信号灯时,一辆摩托车忽然猛的从他们面前呼啸而过。秦铮一个急刹,方宁的头重重地砸在他的背上。

    他回头看了她一眼:“这边没那么安全,抓紧我。“

    方宁便也没法再矫情,只得抓住他的大衣。

    等到了学校的中轴线,秦铮便立刻拐进楼群之间,沿小路穿插。又骑了七八分钟后在二十七楼的拐角处停下。

    方宁跳下车座,再次道谢。

    “那……我就先上楼了?你也快回去吧。“

    秦铮点点头没说话,方宁便以为他是默认了。然而,她刚刚转过身去,秦铮就开口道:“方宁。“

    方宁有些诧异地回过头:“怎么了?”

    秦铮竟然将车停在一旁,一步步向她走来。这个角落里灯光极暗,他的脸隐匿在阴影中,看不分明。

    方宁的心不受控制地开始狂跳。不会真的是她想的那样吧?

    如果他真的打算今晚……那她要怎样拒绝才显得得体?

    他在她面前站定。这个距离其实是有些近了的,近到她一抬头就足以看清他下颌坚毅的流线。若是再近一步,便是侵略。可他偏偏压着这条线不再向前,严格恪守着边界与分寸,所以她也没办法躲避。

    秦铮深吸一口气,像是终于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

    他眉宇间满是郑重,又低低地唤了一次她的名字。

    “方宁。”

    方宁有些惊慌,视线偏过去落在一旁稀疏的灌木丛上。

    可秦铮却微微低下头,唇齿间字正腔圆地吐出一个英文单词:“cinephobia?”

    方宁愣住了。

    “什么意思?”

    秦铮看着她小巧的鼻尖和苍白干燥的嘴唇,心间划过一丝悸动,可转而又迎来更加强烈而沉闷的痛感。于是他再一次确认,这样的痛感便是爱了。

    他解释道:“cinephobia,the  fear  of  movies。这是wiki上的解释,我查不到中文词条。或许按字面可以翻译成电影恐惧症,但我并不专业,所以也不敢确定。”

    果然,方宁听明白他在说什么的一瞬间,嘴唇的苍白就蔓延到了脸颊上,夺走了颧骨上仅存的一丝浅淡红晕。她以为自己可以保持镇定,可却在不自觉地发抖。垂下的眼睑,稍微弓起的脊背,交握的手指,处处都明晃晃地写着戒备。

    这些表现更加证实了他的猜测。

    秦铮把语气放得很柔,像是在安抚小动物一样。他几乎从没用这样的语气说过话,连自己都觉得别扭极了。

    “抱歉,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从大一时开始注意到凡是社团组织看电影的活动,你从来都是找理由不去,而且每次看起来都有点不对劲儿,我就去查了查。”

    方宁嘴唇翕张着,似乎想说点儿什么。

    秦铮怕她误会,加快了语速:“放心,没有那么明显,是因为我一直……才会发现的。”

    一直怎么样呢,某些在深海之下潜伏数年的情愫已经不言自明了,然而这时候的两个人都没有把关注点放在这里。

    秦铮磕绊了一下,继续说道:“我不会告诉别人,你不要害怕,也不用和我解释。我知道这样说可能有点冒昧,可我就是想帮帮你,让你不再害怕,不再那么难受。我知道你一直以来都很辛苦……“

    有那么一瞬间,秦铮的话真的击中了她心中最脆弱的一隅。方宁在大多数时候都努力武装着自己,不让这个部分暴露出来。可在这个夜晚,偏偏她的心绪再一次完全被方继亭扰乱,再一次体会到深切的无力感,再一次想起了那些令她恐惧的事物。一切都实在是太过恰好了。

    十四岁时的无知、鲁莽与愚蠢,十八岁时在噩梦里一遍遍循环的电影院,仿佛走不到头的登机桥。还有一年一年,或许永远都不会有尽头的苦夏。

    就算表面上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可许多后遗症却还在她的生命里顽固驻扎着。

    方宁第一次发现自己再也不敢进电影院,是在大学刚开学的时候。她和室友去广场逛街,吃过午饭之后其中一个人提议要不要去看电影。在网上买过票后,站在影厅门口,却发现自己没办法走进去。每试图向前一步,冷汗就会不断地从身体的各个部分冒出来。

    “方宁,你怎么了?“邓若琪想伸手探探她的额头。

    方宁却低头躲过,推说自己“胃痛可能是吃坏了东西“,然后捂着肚子冲进了一旁的厕所。

    她以为随着时间的流逝总会好起来。可虽然生活逐渐趋于正常化,对影院的恐惧却一直无法消减。即使她明白这种恐惧根本就是非理性的,但她的潜意识里却总是将影院与各种可怕的后果相关联。

    方宁的牙齿几乎将嘴唇咬出血珠儿,她竭力忍耐着什么,睫毛颤得像瑟瑟秋风中的落叶。

    “不,你不可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