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55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图样是我画的。”

    “那成品你也得婚礼时才能看。”

    阮晋崤遮住眼,应了声好。

    见阮晋崤坐下,烛影摇晃,阮沁阳不解他到底是来做什么,本来还以为是喜服送到了,他想看看模样跑来,但现在又那么干脆利落的遮住眼睛。

    “你到底来是做什么?”

    阮晋崤手掌挡着眼睛,侧脸面对阮沁阳:“今天是你十六岁生辰。”

    “啊?”

    阮沁阳怔了下,转念就明白了阮晋崤的意思。

    这个生辰不是她身体出生的日月,而是她穿越过来落水的那天。

    说起来庆祝这个日子还是她提议的,每一年到了这天都说好好感谢哥哥,然后让阮晋崤带她出门大吃大喝。

    后面不知道怎么说的,就变成了她的生辰。

    这些天太忙碌,她都忘记了这个日子,没想到阮晋崤还记得。

    “现在要赶路,难不成你打算停下来,去吃长寿面?”

    阮晋崤摇头,从袖中拿出一只檀木长盒:“你及笄时,我不在你身边,如同你补给我冠礼,我一直等着你十六生辰这日。”

    阮沁阳看向盒子:“这是簪子?”

    阮晋崤点头:“我亲手雕刻,想为你亲手插上。”

    盒子打开,其中是一只材质似玉非玉,似木非木的花簪。

    阮沁阳及笄的三簪的都是工匠精雕细琢,但阮沁阳此时却看着阮晋崤制的簪子移不开眼。

    “嗯,你为我戴上。”

    眉将柳而争绿,面共桃而竞红。

    阮晋崤说话还是不算数,簪了发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阮沁阳,完全没继续遮住眼睛的意思。

    /

    京城城门大开,百姓不敢走大道,怕堵了婚车进城。

    只是这等了半晌,也没见到动静。

    楚媏在酒楼雅间最好的位置,曾经她在这儿是为了看阮晋崤,如今这会儿她竟然是在看阮晋崤娶妻。

    而且还等的焦躁不安。

    “他们不会是还没赶到京城吧,这要再晚点,那就凑不上吉日了。”

    楚媏皱着眉,若是都赶得那么卖力,还是差一点时辰,阮沁阳那娇气性子可不是得要气死。

    就像是应和楚媏的话,城门终于有了动静。

    七彩琉璃华盖翠帷彩舆,大红缎在风中飞舞,香花开路。

    看着宫女们撒花,楚媏忍不住一笑,阮沁阳之前就说雅郡主的做派挺有意思,凡到哪处,就天女散花,没想到她找了这么个机会学了一次。

    不过因为是她,所以她看起来,觉得比看雅郡主顺眼多了。

    “我们也走吧,进宫等着。”

    楚媏最后看了眼马上的阮晋崤,她第一次见他,是他进京听册封,那时候他也是坐在马上。

    眉眼俊朗,气质如同万年寒冰,如今脸还是那张脸,气势依然高高在上,但却不想那时候那般生人勿进,穿着大红喜气的衣裳都抹不去他的冷硬。

    现在像是冰化了。

    /

    皇家婚礼与寻常人家也没什么不同。

    阮沁阳跨过了几个盆子,被女官带着进了大殿,开始拜礼。

    一拜天地。

    天作之合,花好月圆。

    盖头遮着,阮沁阳看不见阮晋崤,捏着红绸缎,还是比较喜欢现代的婚礼,在众人面前彼此承诺,可以握着彼此的手。

    二拜大家。

    天子庇佑,龙凤呈祥。

    夫妻对拜。

    地生连理枝,水出并头莲。

    两人相对,阮沁阳觉着掌心微痒,片刻才反应过来,阮晋崤挠了她。

    这个不正经的男人。

    阮沁阳抿唇,悄悄捏了回去。

    这夫妻对拜用的时辰比之前都久,观礼的人四目相对,不知是怎么回事。

    赵曜扫见了两人的小动作,轻哼了一声,现在好罢了,等到了阮晋崤掌握更多更大的权利,阮沁阳依然得称呼别的女人为姐妹。

    送入洞房。

    走到半道,阮晋崤直接把阮沁阳抱起,低声在她耳畔道:“你鞋底软,走着脚疼。”

    宫女们惊呼连连,眼睁睁看着太子把太子妃抱进了屋子。

    不过,阮晋崤注定失望。

    屋中可不空,里面站了满满的人,见阮晋崤抱着媳妇进门,苏嬷嬷咳嗽了声:“太子,要先饮酒。”

    而且喝了合卺酒,还要去待客,太子怎么就那么心急。

    阮晋崤面黑的把阮沁阳放在床榻坐下,忍了再忍,才没把屋中的人轰出去。

    “既现不洞房,不必挑盖头。”

    阮晋崤推开了玉如意,沁阳的红妆他一个人看够了,那么一大伙人杵着,他不想掀。

    “这……”

    女官看向苏嬷嬷,苏嬷嬷也没法子,见阮晋崤坚持,迟疑道:“那合卺酒?”

    “我与太子妃单独时再喝。”

    阮沁阳只是脸遮住了,耳朵是好好的,听着阮晋崤一句句的话,真想伸手捂住他的嘴。

    在阮晋崤这也不行,那也不要的情况下,阮沁阳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没吃,干巴巴的说了“生的”。

    而有人把这边的状况告诉了明帝与太后,怕阮晋崤赖在喜房不走,特意找人看着他,在他把屋里的人赶走时,把他一块拖走了。

    在酒席上,虽是阮晋崤大喜的日子,却没一个人敢上前朝阮晋崤敬酒。

    连明帝看着儿子的黑脸,都忍不住发笑,与太后嘲笑阮晋崤吃不着肉臭脸的样子。

    太后见状倒是安心了不少,本以为两人早就没了规矩,现在看来都是讲规矩的孩子,外头的人都是看了嫉妒,胡说八道乱传闲话。

    “陛下别笑了,还是放他去罢,耽误了哀家抱曾孙子,陛下打算怎么赔。”

    明帝笑了笑:“太子跟太子妃的感情让人羡慕,朕不做那遭人怨的。”

    大手一挥,把儿子叫到跟前,“和和美美,早日让父皇抱上孙儿。”

    说完,放过了没把椅子坐热的儿子,让他想干啥干啥去。

    第105章

    满目的喜红。

    盖头用的是鲛缎, 隐隐能看到盖头外面的模样, 不知道这屋里是点了多少根蜡烛,一簇簇的光亮, 像是一颗颗温柔的小太阳。

    又亮又热, 让人心头也跟着发光。

    “娘娘,可要奴婢给你按按肩?”

    拜了天地,称呼全然改变。

    阮沁阳点头:“这发冠太重。”

    太子妃的凤冠,又金又玉,虽然工艺好, 上头的凤凰展翅欲飞, 但底座的鎏金依然沉重,再加上喜服上镶嵌的宝石跟东珠,压得她整个人喘不过气。

    她本来打算进了洞房就先去了头冠和礼服, 但看刚刚阮晋崤走时候的样子,明显一切都打算亲自来。

    她既然爱他,就只能自己受点委屈, 让他高兴。

    宫女刚伸手, 还没碰到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