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六)我不穿内裤(h)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万俟雅高潮了,裴锦夕拍拍她的背,搂住她,低头看了一下腕表。

    差不多该去换衣服了。

    怀里的人儿还在余韵里荡漾,脸颊红扑扑,双目一汪春情,柔波粼粼,仪态尽显女人的娇美。

    裴锦夕让她缓了一会儿,蹲下去替万俟雅提起滑到脚踝的内裤,“现在可以走了吗?”

    比起爱抚美人,她似乎更挂心接下来的走秀,万俟雅心里有点儿赌气,索性耍赖。

    “我不穿内裤!”

    她弯腰把湿哒哒的小内内扒下来,娇蛮道:“都湿了,我不舒服!”

    说着把小内裤扔在了地上,裴锦夕眼睛一瞟,黑色的小蕾丝内裤皱巴巴摊在地上,某处一大片湿迹。

    看着都让人脸红,裴锦夕咳嗽一声,把内裤捡起来,却又发觉不知道该怎么办。

    扔垃圾桶吧,这谁看见都得想歪;让万俟雅继续穿吧,她又不愿意。

    除非她装在身上。

    可这湿哒哒的小内裤,万一自己不小心掏出去,那可就不只是丢人的问题了!

    思来想去竟没有一个合适的法子,裴锦夕盯着内裤眉头紧锁,竟然还被它整郁闷了。

    没办法,裴锦夕瞄了一眼万俟雅,沉默地推门出去,一咬牙解开了衬衫。

    为了形象为了形象为了形象……裴锦夕在心里一百遍地给自己洗脑,忍着强烈的不适把内裤塞进自己的胸罩。

    哪儿都没这儿安全,但今晚要回去洗十次澡!

    湿哒哒的小内裤把乳头都搞得一凉,裴锦夕很不舒服,却也没办法,只能扣上扣子。

    理了理衣服,她板起脸,开门对万俟雅说:“走吧,不然赶不上走秀。”

    “……”

    不管怎样话是说出去了,没穿内裤的万俟雅也只能跟着裴锦夕去更衣室,准备走秀。

    裴锦夕找了个模特过来临时教万俟雅走时装步,免得她上台紧张。

    “1,2,3,4……”

    她还没换衣服,跟着模特的节奏一步步练习,很快学得像模像样,扭腰摆臀走得比模特还要风骚性感。

    面上的潮红还未褪尽,艳若桃花,万俟雅腰肢款摆,弱柳扶风,骚情地走到裴锦夕面前,摆好性感的pose,朝她挑了一个媚眼。

    裴锦夕无语,联想到这女人裙子下头是湿着不着寸缕,骨头竟是一酥。

    这女人骚媚得狐狸精都甘拜下风吧。

    临时学也就只能这样了,在场的工作人员准备帮万俟雅换衣服,裴锦夕见了赶紧过去,“我帮她换就行了。”

    这女人里头内裤都没穿!

    总之是找借口清了场,万俟雅抱着手臂站在旁边,看着裴锦夕“赶人”心情甚是愉悦。

    这是在乎她?

    “小夕~”

    人一走万俟雅就贴了上去,双手环住裴锦夕的脖子,“帮我拉一下拉链。”

    “……”

    这女人跟没骨头似的,裴锦夕一面在心里抗拒,一面又真的拉开了她的拉链,“好了。”

    万俟雅微微一笑,松开她,将礼裙的袖子一拉,露出圆润雪白的肩头。

    先露出双乳,再转过身弯腰把裙子脱掉,故意把动作放慢地撅起翘臀。

    “……”

    某个妖精连脱衣服也脱得妖媚,裴锦夕在心里暗道这女人骚起来简直没臊,可视线却忍不住被她引诱。

    沿着臀部美妙的曲线滑下去,自然而然看见了那处小沟,黑色的耻毛若隐若现,似有晶莹。

    还,还湿着?

    裴锦夕眨了眨眼睛,不知道哪根筋搭错,“呃,我帮你擦擦吧。”

    更衣室里一般都有清洁用品,裴锦夕去拿了一张湿巾,撕开。

    万俟雅本来就想勾引她,于是媚眼一抛,楚楚可怜,“小夕,你擦温柔一点好不好?”

    “嗯。”

    裴锦夕点点头,万俟雅一笑,扶住旁边的假模特,朝裴锦夕撅起屁股。

    残留淫液的小穴就好像邀请她来干,姿势过于妖娆色情,裴锦夕看得愣了一下,跟着有点热,脸微微的红。

    紧张地吞了下口水,裴锦夕警告自己只是给她擦擦而已,把万俟雅也当假人好了。

    “你别动啊。”

    深深呼吸,裴锦夕上前扶住她的腿部,右手拿着湿巾伸入她的腿间,轻轻地擦拭。

    隔着也能感觉到那处的湿滑,她来回擦着阴部,看到湿巾上的晶莹,不由有点发抖。

    这女人……好诱人啊。

    难免回想到刚才插她的情形,以及万俟雅当时高潮的表情,销魂万分。

    湿巾反复不知擦了几次,万俟雅忽然颤抖着吐出呻吟,“小夕,啊~”

    故意扭了一下屁股,她回过头,一脸春情地咬住嘴唇,“还没有擦干净吗?”

    “呃,”裴锦夕连忙回神,敛起不正经的联想,“好了,应该擦干净了。”

    立刻把手抽回来,湿巾散发出奇妙的香气,裴锦夕脸又一红,想到万俟雅的内裤被自己贴身藏着,乳头竟然硬了。

    胸口一点凉意,她不禁懊恼:我有病把她内裤藏在胸罩里。

    扔掉湿巾,又给自己强调了一遍清心寡欲,她若无其事地回来万俟雅的身边,“换衣服吧。”

    万俟暗自发笑,抬头看着她,水汪汪的眸别有一番媚情,“可是,人家觉得还湿着~”

    迅速拉过裴锦夕的手放在那处,双乳朝她压去,“小夕,里面还有水水怎么办嘛?”

    “……”

    被迫摸到那处的手感到了一阵热气,中指不可避免地摸到了滑腻。

    似乎是阴缝里还藏了湿液,裴锦夕的手指忍不住朝上摸去,于是分开了阴瓣。

    果真残余了许多淫液,小穴里头应该更多,她的心跳有些失控,中指顺着水渍又插了进去。

    “唔~”

    万俟雅呜咽着夹紧阴道,眼中流露出情欲,不禁勾住裴锦夕,主动亲吻她的唇。

    “小夕,再要我一次好不好?”

    “……”

    手指早已被软肉包裹,不知到底是谁吸着谁,裴锦夕原本淡然的脸彻底红透,呼吸也乱了。

    滑腻的阴道诱惑着她抽插,她的手指好像没有办法挣脱,开始在里面滑入滑出。

    汁液很多,一下就湿了手掌,万俟雅按着裴锦夕的后脑勺吻她,意乱情迷,没受阻碍就把舌头伸入她的嘴里。

    “嗯~”

    裴锦夕稍微托住她的臀,右手在穴道里插弄,每次离开都能感到小口恋恋不舍地吸她的指尖,发出啵的一声。

    好多的水……没擦干净。

    软腻的小穴很紧,手指被夹得很舒服,裴锦夕干着她的穴,速度越来越快。

    左手忽然捏了一把她的臀肉,舌头绞住对方,手指狠狠地在她的骚穴里插干。

    “嗯,嗯……嗯~”

    万俟雅发出小声的呻吟,裴锦夕干得她浑身发抖,赤裸的身体被她掌控,乳贴被蹭掉,双乳直接顶着她的西服布料摩擦。

    乳头大概被磨红了,鼓鼓胀胀,万俟雅难耐地蹙眉,右手轻轻地抓住裴锦夕的头发。

    嫩穴被手指插了几十下,紧绷地夹紧,手指却还再狠狠地操,指腹碾压着酸麻的穴肉,好像要把她的小骚穴插烂。

    丝丝瘙痒伴着酥麻在深处淤积,万俟雅陶醉地软在她身上,舌头又被狠狠地一吸。

    嗯……她的小夕……干得她要高潮了~

    下腹又胀鼓鼓的难受,淫穴被干的泥泞,汁液流个不停,手指插出轻轻的噗呲。

    突然又挤入一根手指,裴锦夕双指并拢狠狠地干穴,左手用力地一抬,万俟雅不由自主地踮起脚尖。

    咕滋咕滋……双指抽插地更加激烈,小穴酸到极点,膨胀地酥麻冲上后脑。

    “唔~”

    激烈的快感瞬间侵袭,万俟雅忽的一软,小穴无力地泄出来,深处再次痉挛收缩。

    互相交缠地舌还未分开,两人的唇角流出涎水,一线晶莹甚至蜿蜒到了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