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七)创意手帕(前面还有一章)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稀里糊涂又被这妖精诱着做爱了,裴锦夕心里万分后悔,赶紧把手指拔出来。

    “嗯~”

    万俟雅嘤咛一声,粘在裴锦夕身上似的抱着她,“小夕,陪我~”

    高潮之后异常地酥软,她只想裴锦夕爱抚和拥抱,忍不住蹭蹭,赖在她的怀里。

    裴锦夕还想着走秀,这一耽误怕不是时间要来不及了?

    正想着便听见有人敲门,“裴总,走秀已经开始了,您……”

    “把出场顺序调后,”裴锦夕没让人进来,顺便脱了西服外套包住万俟,“我这边一会儿就好。”

    来通知的人走了,裴锦夕搂着万俟雅站了一会儿,低头问她:“可以换衣服了吗?”

    “嗯。”

    不管怎样也是答应了上台,万俟雅松开裴锦夕站好,“可以了。”

    胸贴也蹭掉了,整个人光溜溜的,裴锦夕连忙把地上的胸贴捡起来,给万俟雅戴上。

    “先要穿哪件衣服?”

    万俟雅没再玩闹,裴锦夕反而自己纠结起来,过去重新拿了一张湿巾,撕开。

    “我给你擦擦,”防着万俟雅再勾引,裴锦夕严肃地把她转过去,手从后头伸进她的腿间,“这次不许乱动了。”

    “嗯……哦~”

    这回的手法可比刚才粗鲁,直接弄开小肉缝抹了几下,绝不拖泥带水。

    “好了,”把湿巾折起来扔进垃圾桶,“快换衣服。”

    “……”

    又是禁欲的扑克脸,万俟雅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真是占了便宜不认人。

    上来就是那套主打的服装,旗袍式的设计,无袖高开叉,上身一线深v。

    造型师特意给万俟设计了一个中式的挽发来搭配,走起来步摇垂摆,款款风情。

    色而不淫,裴锦夕望着穿上衣服的万俟雅都呆了呆——这女人果然很适合。

    “小夕~”

    万俟雅落落大方,尽管这深v把乳沟全露了也不害羞,她以前也穿过这样的。

    她只管亲昵地挽住裴锦夕的手臂,秋波暗送,笑容妩媚,“我好看吗?”

    乳沟贴上手臂,肉欲波涛,香艳的气息扑面而来,哪怕裴锦夕也是个女人,仍不免心跳。

    万俟雅眼波流转,裴锦夕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突然神色一敛,左手两指点住她的额。

    “很好看,”清心寡欲地把人顶开,“这就上台吧。”

    丝毫不受眼波的影响,裴锦夕拿来准备好的面具,无情地给万俟雅戴上,“走吧。”

    “……”

    无情无义的资本家,万俟腹诽,脑子里就只有走秀吗?!

    然而事实似乎真是如此,裴锦夕摆出惯常的扑克脸,高贵又拒人千里之外。

    严肃地整理衣袖,西装板正,她站到万俟雅的身边,微微抬起右肘,示意她挽住自己。

    万俟雅很想吐槽她,某个小总裁真是内外不符到了极致——刚刚干得销魂,现在一派正气。

    就差把不近女色写在脑门上了,万俟雅无语地挽住她,兴致缺缺地往外走。

    t台的走秀如火如荼,裴锦夕陪着万俟雅走到后台准备,等待出场的时候,忽然凑到她的耳边,小声地说:“别紧张,一切有我在。”

    云淡风轻,万俟雅怔了怔,转头看见裴锦夕朝她露出温和的笑容。

    晨曦一般美好。

    瞬间有点脸红,万俟雅这时候忽然想到,按年龄来说,裴锦夕还比她小了两岁。

    可对方展现出来的沉稳从容,让她这个年龄大的“姐姐”安全感爆棚,似乎只要她在,任何事情都在掌握之中。

    绅士,稳重,她真是爱死了身边的这个女人。

    t台的灯光闪烁,裴锦夕携着万俟雅登场,一时间万众瞩目,所有人都看着这对特殊的组合。

    在场的许多人都认识裴锦夕,不晓得这位戴面具的女人是何方神圣,竟然让裴总陪着登台。

    性感的风格确实非常适合万俟雅,裴锦夕绅士地抬手,配合着万俟雅摆出pose。

    灯光聚焦,万俟单手叉腰,微微侧身,露出的乳沟白得晃眼,胸挺臀翘甚至比有些模特还要有料,把设计中的性感元素展现得淋漓尽致。

    如此身材气质不能引人遐想,在场有人欣赏,也有人思索:这不会是裴氏要捧的新人吧。

    唯有李斯言在想:乳头怎么又疼了。

    展示结束,万俟雅挽着裴锦夕的手臂优雅下场,跨进后台的瞬间大大松了口气。

    “真紧张啊?”

    裴锦夕安排的顺序是错开的,便于万俟雅充分准备,这会儿可以暂时去更衣室。

    “我说了头一次走秀嘛,”万俟雅还是心慌,“我都怕我没走对,然后一摔成名。”

    “你走得很好,”裴锦夕半是安慰半是夸奖,“至少我觉得很完美。”

    这时两人已经走到了更衣室的走廊上,万俟雅听得这具夸奖,忽然把裴锦夕推在墙上,顽皮得袭胸。

    “那小夕奖励我啊~”

    右手灵活地伸进裴锦夕的衬衫乱摸,裴锦夕脸猛地一红,接着被万俟雅摸到了什么。

    藏在胸罩里的东西?

    万俟雅一把勾住扯了出来,正想笑裴锦夕学人家胸罩藏物,却发现这东西——内裤?

    熟悉的料子和样式,不就是自己刚刚脱下来不穿的内裤吗?

    空气瞬间凝固了,万俟雅拿着自己尚有湿气的内裤目瞪口呆,裴锦夕则是被抓包的尴尬。

    “呃,那个其实是……”

    她想解释,却听见走廊那头传来一阵脚步声。

    天啊!

    两人难得配合如此默契,万俟雅立刻把掏出来的内裤塞进裴锦夕的裤兜里,又跟她一起飞快地闪进了更衣室。

    砰的关上门,裴锦夕简直一身汗,尴尬得想脚趾抠地。

    “你,你为什么把它藏那种地方啊?”

    外头似乎没动静了,万俟雅又说:“你要是有这种特殊癖好……”

    “谁有特殊癖好啊!”

    裴锦夕面红耳赤,“我这是没地方处理好吧,我还没嫌你的水水沾到我胸上了,你……”

    猛地发觉不对,可惜已经迟了,万俟雅看她的眼神显然更加怪异了。

    一时间鸦雀无声,两个人互相对视,一个貌似恍然大悟,一个则是解释不清。

    裴锦夕郁闷得要死,偏偏这事儿说不清楚了,索性一开门,出去冷静下。

    “诶,锦夕?”

    运气不好地碰上了熟人,沉晋正巧来找她,“你有带笔吗?我懒得去找了。”

    “哦哦,有的。”

    裴锦夕随身带着一只迷你钢笔,就别在衣袋里,但这会儿她正心慌呢,急于掩饰,脑子抽风似的,随手就去摸了裤兜。

    一掏,把万俟雅的蕾丝内裤掏了出来。

    黑色的,性感的,有着暧昧痕迹的——小内裤。

    沉晋都惊呆了,眼睛瞪圆地盯着裴锦夕手里的内裤,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看到了什么?

    裴锦夕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脸红到耳根,就差没原地爆炸。

    救命啊!

    手都在颤抖,她试图说服自己冷静,“呃,这个是,手,手帕,嗯……手帕。”

    抖了抖小内裤,把它迭起来,裴锦夕尴尬又不失礼貌地笑着,假装镇定地擦了擦汗。

    “新款的创意手帕,进,进口的。”

    把内裤在脸上擦了一圈,又煞有介事抹抹鼻子,再把内裤认认真真地迭好,揣进裤兜。

    “那什么,你不是要钢笔么,”终于抽出钢笔递给沉晋,裴锦夕一面尬笑,一面打开更衣室的门往里撤,“待会,待会儿见啊。”

    砰的关上门,留下拿着钢笔看傻了的沉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