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0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是,她现在没了灵力,要是被人盯上,怕是会招来横祸,你……”

    檀菁听他絮絮叨叨,看着厅中的清鉴,心中又是一阵哀叹。

    清鉴喝了半壶茶水,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客人,终于如愿等来了檀菁。

    檀菁在她右侧坐了下来。

    两人沉默了许久,最后还是清鉴先开了口,“那日你是故意灌醉我的吗?”

    不愧是清鉴,还是同以前一般,果断得很,檀菁回道:“是。”

    “阿殷,是你的小侄女吧。”

    “嗯。”

    “是你把我的魂魄引到她身上的?”

    檀菁不语,清鉴以为她是默认了,“谢谢。”

    檀菁捏紧茶杯,看了眼月色中一缕孤寂的身影,沉沉地叹了口气。

    ☆、放我走

    “他真的记不得我了吗?”

    清鉴离开风月楼前, 最后问了这一句,檀菁沉默了片刻, 轻飘飘地“嗯”了声。

    “好。”清鉴点点头, 踩着冰凉的石板地拂袖而去。

    街上人来人往,流光溢彩, 叫卖声此起彼伏。然而这欢腾之下却透着一种荒凉与乏味。

    珘界还是如此,十九年了,依旧是座小小的城, 城里依旧只有这么多人。

    毕竟鲜少有人会愿意用灰飞烟灭的代价来到这里。即便带着前世的回忆,可五感尽失,独身一人,那也活着没意思,不如将过往抛之脑后, 轮回重生, 又是一个新的开始。

    清鉴漫无目的地走在其间, 心想她要是也轮回去了,是会投胎成小姐还是村妇?她挠了挠下巴,对二者都不甚满意, 当做个男人好了,好看的男人……

    她缪想天开, 把自己乐得哈哈大笑, 笑着笑着,她就突然笑不出来了。

    因为她瞧见了迎面而来的李元英和图南。

    清鉴飞也似的逃进了小巷里,躲在柱子后边, 她露出一只眼睛,视线死死地黏在李元英身上。

    这两人怎么会走到一块?

    有个不大敢想的念头徒然浮现在了清鉴脑中。

    疯子辛柏!

    她被自己的猜测惊到了。然而一向鼻孔朝天的图南竟会对他人低眉顺眼,除了辛柏,她暂且想不到第二人。

    图南在一匹骏马旁停下,他一面撩起轿帘一面回身道:“六叔,请。”

    辛柏面无表情上了轿子,他弯身进厢,冷冷丢下了句,“清鉴来珘界了,三日之内,给我找到她。”

    图南还来不及惊讶,便匆匆应下,“是。”

    辛柏瘫坐在车厢内,他半眯着眼,呆呆望向外头明亮的火光,心绪飘荡,不由自主地又想起了清鉴。

    看着她从他面前彻底消失的那刻,他就后悔了。

    他了解清鉴的脾性,最忌有人骗她。而他不但骗了,还骗了十年,她定是见都不会见他了。比起做个温柔体贴的书生待在原地傻等,他更适合直接出手,将其死命攥在手里。

    管她是恨是怨,他开心就好。

    辛柏木然地收回目光,阖上了眼。

    他自是不想同清鉴撕破脸的,他喜欢看她笑,她笑起来眉眼弯弯,好似月牙。但月牙要是变成了弯刀,那就不大美妙了。

    清鉴一动不动地瞧着马车从她面前略过,气得握白了手心。娘的,还真是那条毒蛇!她突然觉得有些棘手了,图南要抓她,满城的阴兵,她插翅也难逃啊。

    于是,她又原路返回了风月楼。图南再无法无天,也不会对檀菁下手的,个中缘由,她看破不说破。

    清鉴在风月楼长居了下来,每日便同檀菁一块下棋,观天命,前者她大杀四方,后者她一窍不通,这天命无论她怎么观,都黑布隆冬的一团,什么也测不出来。

    檀菁白日里偶尔会出去一趟,一去就是半日,回来时身上就会夹带一股子药香。

    嗅着那似有若无的香气,清鉴心里一咯噔,檀菁这是去见了钟簌?

    她握着手里的黑棋,不知不觉出了神。

    耗子似的躲了将近半个月,清鉴嚼着一块寡淡无味的桃酥时,幡然醒悟,冷笑道:我怕他个屁!老娘没找他算账就不错了!

    于是当天夜里,清鉴潇潇洒洒地出了风月楼,还未行一里路,就被一群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阴兵给围住了。

    路人见此阵势,纷纷退避三舍。

    未几,阴兵突然向两侧退去,让出了一条小道。

    清鉴于包围圈内,未见来人先闻其音,“好久不见啊,三娘。”

    “怎么?”清鉴似笑非笑地应道:“想我啦?”

    图南在夜色中显现了身影,他盯着面前这张死而复生的面孔,心里直打鼓。从六叔口中知道她还活着,他先是大惊了一阵,惊完后就感到怕了,当年的谋杀,他可是出了不少力啊。

    喉头不动声色地鼓动了下,图南道明了来意,“六叔要见你。”

    清鉴满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