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来日方长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唔!…”门哐当一声被大力关上,夏生还没来得及开口,对方热烈粗暴的吻便已袭来。

    顾言开始后悔了,他高估了自己所谓的心胸,低估了自己对夏生无止境的爱,他压根就做不到和他人共享她!

    夏生欲推开他,却力不从心,力量悬殊。

    他的手毫无惜力钻进她的衣服,扯开她穿上还没半天的胸罩,粗鲁的揉捏着嫩乳。一点也不舒服,只有疼!

    狠了心,她下嘴咬了他的下唇,直到血腥味夹着口水席卷口腔,顾言才安了神停止所有动作。

    “对不起。”安静如鸡的房间,久久才传来顾言那虚弱的道歉。

    夏生用自己的袖子擦拭掉他嘴角的血,掰下他的脸颊,与她面面相看,他红了的眼眶让她怎舍得去指责。

    “夏生永远不会离开顾言!”她郑重其事向他作承诺。

    “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事?”

    “对!”她以为他指的是陆尧,却不知他的心里要的承诺是其他。

    下了楼,楼下的人各为其事。杜南笙抱着娇妻,陪着她看电视;陆尧则看着书,视腻歪的人如无物。

    顾言被咬的嘴唇已经不流血,结了层白色的封层。鲜红的痕迹还是惹得叁人投去目光,有人在偷笑;有人陪着笑;有人书底的手则暗暗紧握。

    明猜大师的到来,是陆尧最盼望的,他步步谨遵他的治疗方案。

    针灸的大针,看得夏生心里生麻,尾指般粗的针密密麻麻的插满双腿。陆尧即使痛得满头大汉,他也次次拳头紧握,咬牙忍着不发出任何声音。

    白天陆尧在家治疗,夏生陪着打下手,顾言出门上班,大家各司其职,一切有条有序。

    这样的日子持续一个月,他们叁人的生活也在这个月落的安安静静。直到这样的治疗,一点收获也没有,陆尧的淡定再也装不出。

    紧闭的房门内,陆尧的闷哼,物品落地的声音相错传出。

    夏生本在送走明猜大师时就感觉到陆尧的不对劲,听到声音的她赶忙从厨房跑出来。

    房间反锁了,她敲着门,急切喊着门内的人:“陆尧!”

    门内的声响在她的声音之后戛然而止,安静如鸡。

    夏生又喊了一声,还是没有回应,她怕陆尧出事,赶忙上了二楼,拿了房间的备用钥匙回来开锁。

    门被倒在一旁的轮椅挡住,只能开一半。桌上的物品洒落一地,人倒坐在地上,狼狈至极。

    夏生红着眼看着瘫坐在地上的陆尧,他也不抬头看她,拳头却紧握着,久久未松开。

    扶起轮椅,收拾地上的物品,重新摆放在桌上,夏生才理会陆尧。

    蹲在他的面前,双手捧起他的脸颊,与他四目相对,对方眼神里一闪而过的自卑她一下就看到了,她的心里不免揪疼了起来,那个陆警官好像不见了。

    “夏生。”他满目垂丧,无力的喊她。

    他的骄傲早就随着这张腿消散,哪里还有什么本钱去把她要回来。他心里嘲笑着自己的天真,以为真有什么医学奇迹,能起死回生。

    “今天做你爱吃的豆豉排骨,你来帮我剥蒜好吗?”没有什么刻意的安慰话语,只是话家常般语气,自然忽略他刚刚发脾气的事,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没等他回应,她往后伸手抓住轮椅,拉了过来:“快点啦!不然等下顾言回来没得吃的,又要说我了。”她的撒娇听得他快要忘掉一切不愉快。

    “我哪有那么小气。”不知何时回来的顾言站在门口,靠着门沿,圈着手居高临下的样子看着他们。

    “回来啦!”夏生抬头看他,眼里是笑意,“看,小气鬼回来了。”她又转头和陆尧开着玩笑。

    陆尧的阴郁在她的笑里烟消云散,随着她而笑。

    “好啦!这里就由小气鬼来搞定,管家婆就去煮饭吧。”顾言审时度势不计较,拉起夏生,往屋外赶。

    确认她已经回了厨房,他则两手托在陆尧咯吱窝下,轻松一抬,将他移到轮椅上,推着他往大厅去。

    顾言从厨房里拿回半筐大蒜,与陆尧一人一半,双双乖巧的剥蒜。

    “来日方长。”顾言低着头剥着蒜,看不到他脸,是何种的表情说出这样的话语,言语间认真得让人错愕。

    陆尧手里动作顿住,抬头看着这个小他几岁,之前总是在他面前张扬跋扈,恨不得拆自己皮血吃下的人。

    他有些明白了为何杜南笙要提出二夫共侍一妻的建议。因为他们都爱夏生,都愿意为她去做任何牺牲,无论是生命,还是尊严,都可以抛之于脑后。他为夏生失去双腿,那他,抛弃的是男人的自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