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陆尧醒来之时,已经是凌晨。他腰部夹了夹板,动弹不得,黑暗里,鼻子闻不到医院的消毒水味,他意识到这不是在医院。

    隐隐之中,他感觉手掌被人握住,身旁有人躺着,只是与他隔了段距离。艰难扭动脑袋,他才靠着点点月光看清楚人,是夏生,她握着自己的手,身子侧躺着正熟睡着。

    “她哭了很久,刚睡着。”沙发里的顾言察觉到这边的动静,轻声地说着。

    陆尧依旧看着夏生,忘记了随着清醒感受到的身上疼痛,脸带着温柔:“黑先生那边怎么说?”

    “解决了,答应停手,只不过他没要股份,另外提了一个要求。”

    陆尧抬眼看着疲惫的顾言,他低垂着头,满是无精打采。

    顾言抬起头,黑暗之中,对上陆尧的眼神,有些无语地笑了:“他要求我每年给他画一幅画,说他的女人喜欢。”

    陆尧听到这要求,有些摸不清头脑,但很快明白,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他和顾言何尝不是这样。

    “他做那么多事,意不在顾氏,而是你的画?”

    顾言扶额,头靠在墙壁,应了一声:“这件事,杜南笙早知道了。”这是黑先生事后告诉他的。

    比起黑先生的真正目的,杜南笙早知道内幕,而让他们来冒险,这让陆尧更加意外。

    过了一会,陆尧哼笑一声:“杜南笙这招狠,来考验你我。”

    顾言亦然赞成,他以前只听过杜南笙在生意场上的不择生冷,现如今他可真是亲自领教过了。

    从沙发起了身,顾言走向床边,瞅着熟睡的人,略带些无奈的讲:“他成功了。”

    除了考验他们,杜南笙的另一个目的他猜得没错的话就是让夏生接受陆尧,杜南笙早就知道黑先生的行动,也断定陆尧会打这场赛,夏生接受陆尧从来只是需要一个说服她自己的理由,瘫痪不足以让她跨出那条线,那就加上这次,一切就够了。

    陆尧因为腰伤得在西京修养一段时间,而黑先生也没了起初和他们作对的样,大方将这别墅让给他们住。

    顾言处理完黑先生的事,也得赶回深市解决顾氏内部问题,  没了黑先生这张牌,谢国潮那群人早就如鸟兽散,阵脚大乱,不堪一击。

    临走前,顾言正襟危坐样,坐在床边的凳子上,拉着夏生的手,嘟着小嘴似个正室媳妇般讨要名分:“宝宝,他以后只能在我之后,他是侧室,我是正室!”

    夏生还没做出回应,旁边的陆尧倒先笑了,他懒理谁先谁后这些问题,也从未想过。

    夏生一个眼神瞪了过去,她一点也不觉得好笑。

    接收到对方的不悦,陆尧立马收住嘴角,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

    “我是不是太贪心了?”夏生突然问起了这个问题,这样两个男人都想要的贪心想法,让她在这一段时间,内心煎熬着,即便是顾言早就松口,她也不敢跨出那一步。直到,那天她看到陆尧被对方打得命都要没了,她太害怕了,害怕失去他。

    顾言以为自己话说错了,赶忙抱住她,安慰道“宝宝,贪心的不是你,而是我们,你只是满足了我们的贪心。是你的到来,才让我感受到被爱与爱别人的幸福。”

    “顾言说得对,是你满足了我们的贪心。”陆尧附和了顾言,能继续在她的身边呆着,他才是何德何能。

    被这两个男人安慰、呵护着,夏生有些动容,心里一暖,居然流了眼泪,好像被爱之后,她变得爱哭了。以前她是只狼犬,想要自己保护自己,现在她想当一只猫,依偎在这两只爱上猫的狗身后,无忧无虑。

    受感动的猫咪,难得浮现少女的害羞,一人一个吻,表明心意。

    收到‘礼物’的狗狗们,喜眉笑眼,拉扯着夏生往各自身旁扯,陆尧有伤扯不过毫发无伤又春心荡漾的顾言,还没几下,对方用了力就把人扯走了,对他露以胜利者笑容之后,忘情所以深吻了起来。

    这个深吻,顾言吻得分外深情,分外的久,直到夏生喘不过气,推着他身子强制唇舌分离。

    顾言想抱起美人找个房间享鱼水之欢,奈何他现在要走,只得悻悻作罢。临出房间前,还不忘以威胁的语气讲道:“陆尧,你快点给我好了,带宝宝回深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