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九章 寿宴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再加上纯银镶嵌猫眼石跟月光石的环钗步摇,看上去既典雅又华贵。

    裴战也在自己的衣服上做了一些设计,款式跟苏晚的差不多,同样的底色跟银线绣纹,只不过没有芍药,只有云纹。

    头上则是戴了一个镶嵌紫晶的发冠,跟苏晚腰间佩戴的紫晶禁步遥相呼应。

    两个人的衣服一看就是情侣款,这情侣款的衣服,还是在年轻的时候穿过,后来倒是再也没有一起穿过了。

    在给苏晚整理好衣服以后,环淼就微笑着退下去了,将空间留给了两个人。

    裴战上前轻轻拥住苏晚的腰身,低头看着她轻声道:“娘子,你好美!”

    苏晚则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瞪了他一眼,“都老夫老妻的了,说这些肉麻不肉麻?”

    “不肉麻,就算是说一辈子也不肉麻!”

    当真是越老越会说情话,如今的裴战在面对苏晚的时候,时不时的就要说上两句肉麻话,有时候听的苏晚都会不好意思。

    两个人在房间里腻歪了一会儿,这才相携着走出去。

    为了给裴战过大寿,李瞰特意命人将桃花阁收拾了出来。

    此时正是桃花盛开的季节,桃花阁外种满了桃树,粉红色的花朵随着微风晃动,立刻飘来一阵阵桃花香,倒是相得益彰。

    寿宴邀请了所有五品以上的官员,一大清早大家便开始陆续入宫,此时都聚在桃花阁内,谈天说地,好不热闹。

    直到门外的小太监喊王爷王妃驾到,大家这才停住了话头。

    “见过王爷,见过王妃!”

    一众大臣对着裴战跟苏晚行了个礼,随后便开始纷纷上前攀谈祝寿。

    裴战一直拉着苏晚的手,跟众人淡淡应对着,一直到皇上跟皇后过来,寿宴才正式开始。

    这场寿宴几个儿女筹谋许久,自然不是普通宴会能比的。

    除了普通的歌舞,也不知道裴太阳几个从哪里竟然找来了一个杂技团。

    杂技团除了有耍猴的,还有狗狗钻火圈,更有一个蛇女,两条手腕粗的大蛇盘在身上,就像是听话的小兔子,虽然嘶嘶吐着信子,可却乖巧的很。

    不过苏晚还是最喜欢这个杂技团里那个会变魔术的老者,一块大大的魔术布在手里,好像就没有他变不出来的东西。

    这个节目也是获得掌声最多的,当大家看到魔术师手里最后变出来一个大大的寿桃以后,众人立刻兴奋的鼓起掌来。

    尤其是在魔术师打开大寿桃,里边顿时蹦出来好多小寿桃以后,掌声更是雷鸣一般。

    几个小的坐在一起,看到那小寿桃好玩,就让小太监去捡了几个回来,一看竟然是用布跟棉花做成的,从远处看的时候,就跟真的一样。

    这场寿宴从早晨一直持续到晚上,裴战看着下边的人,当众宣布了一件事。

    “本王年纪大了,也许久不问政事,剩下的时间想要好好陪着本王的王妃,带着她去游历大江南北,看一看南楚的大好河山!”

    这番话一说出来,众人都是一阵吃惊。

    虽然如今裴战不问政事,可他的地位仍旧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样的权势可不是谁都能比得上的,没想到裴战说放下就放下,还是为了王妃。

    在众人惊讶的时候,苏晚却是感动的热泪盈眶。

    曾经年轻时候说过的话,没想到裴战还记得,这怎能不叫她感动。

    “你说的是真的?”

    看着妻子含着眼泪看着自己,裴战握紧了苏晚的手,点头道:“自然是真的,如今孩子们都成家立业了,咱们也没有什么好牵挂的了,也是时候为自己活一活了!”

    听到这里,苏晚的眼泪不争气的掉了下来,裴战心疼的为她轻轻擦去。

    “我听说塞北的烤全羊很好吃,回头咱们去偷偷手艺,等有空了我烤给你吃!”

    “好!”

    苏晚一边笑一边流眼泪,看的一些夫人小姐好生羡慕。

    此生能嫁得夫婿如此,夫复何求!

    裴战要带着苏晚出门游历的事就这样定了下来,本来裴太阳还想要再劝一劝的,可裴战一句“王府里有啥好呆的”,直接将他打发了。

    看着坐在那里甜甜蜜蜜说话的父母,裴太阳叹了口气。

    倒是一旁的王萍儿看得开,伸手握住裴太阳的手以后轻声道:“父王跟母妃既然想去,那就去吧,人生在世短短几十年,能陪着心爱的人一起看一看大好河山,也很不错!”

    裴太阳低头看了看王萍儿,突然低头凑到她耳边问道:“那你想不想也去外边走一走,见识一下不同的风土人情?”

    王萍儿愣了下,随后轻笑道:“我倒是也想,可你走不开呀,家里这么一大摊子事,总不能都扔了吧?”

    一双含情眼柔柔的睨了裴太阳一眼,将他杯子里陈年花雕换成了没什么酒劲儿的桃花酿。

    今日裴太阳可是喝了不少酒了,王萍儿还真是担心他喝多了回头难受。

    王萍儿看似玩笑的话语,却是让裴太阳记在了心里。

    转头看着已经十岁,正在照顾弟弟妹妹吃饭的大儿子裴清,他觉得自己其实可以提前安排下,说不定就能像父母那样了。

    李瞰看着苏晚幸福的样子,也伸手握住了身边的阿桥。

    “等以后有时间了,朕也陪你出去走走!”

    这事阿桥可不敢妄想,李瞰毕竟是一国之君,他若是走了,那这国家还不得乱套了。

    于是在李瞰刚说完这话以后,她便立刻将皇上的这个想法按了下去。

    “皇上,您是一国之君,不能离开太久的。”

    李瞰听了也知道是这么个理儿,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盯着裴战跟苏晚叹道:“朕好羡慕摄政王跟王妃啊!”

    虽然不能去远的地方,不过来个京城一日游什么的还是可以的,李瞰决定以后每个月都给自己放两天假,然后带着阿桥出宫去游玩!

    借着给裴战敬酒的机会,李瞰坐到了裴战跟苏晚的旁边。

    看着苏晚满脸幸福的样子,李瞰笑着问道:“王妃,你当初的愿望实现了吗?”

    苏晚笑了下,看了看身边的裴战,道:“实现了,那皇上可还有什么遗憾?”

    李瞰想了想,眼里闪过一抹释然,笑着摇头握紧了阿桥的手,“没有!”

    两个人说完这些,相视一笑。

    “以前我听过一个道士的话,还以为这辈子不能跟阿战白头偕老了,可又经过了许多离奇古怪的事,如今我又回来了,我想,我可能永远都不会走了!”

    李瞰听了沉默了下,“虽然不知道王妃都经历了什么,不过朕还是觉得能有一个家乡人在身边,是朕的幸运!”

    “我亦如此!”

    说完,李瞰对着苏晚举了举手里的酒杯,两个人碰了碰杯,一同饮尽了杯中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