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睡错人了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不就是生个孩子吗?思思,来,咱们生一个!”

    酒吧里,秦依依喝得烂醉,俏丽的脸颊上两团酡红诱人至极,红唇的唇瓣上还占有些许的水渍,哪怕聂思思是个女人,也不禁咽了咽口水,无奈道:“两个女的没法生孩子,想要孩子的话,你得找个男人!”

    “可是,可是要真的好找的话,我就不至于那么苦恼了……”

    秦依依抱着酒杯,眼中波光粼粼,楚楚动人。

    这样的一个美人,按理说追求者该如过江之卿,不该为感情所烦恼才对。

    可……

    “秦如雪她们母女,自从妈妈死后,天天蛊惑我爸,毁我名声。我爸也跟被洗脑似得,非得要揪着我妈遗嘱里写的,要我性格稳重,可这稳重稳重,非要我有了孩子才算稳重,这不是搞笑吗?”

    秦依依愤愤不平。

    对于秦家财产的事情,聂思思也无话可说。

    十年前,秦依依的母亲忽然离世,因着当年秦立业是入赘的,虽孩子跟他姓,可名下财产,尽数都是秦依依的母亲所有。

    秦依依的母亲遗书上写明,未来秦依依年满二十岁,性情稳重后,便能继承秦家所有财产。

    这份遗书让秦立业暴怒,不到半年,便娶回来另外一个秦太太,还有一个和秦依依差不多大小的女儿!

    这样的情况,但凡不傻,都知道秦立业早早的就出轨了。

    随着时间过去,秦立业将曾经妻子的不满渐渐放大,报复在了秦依依身上,甚至在如今秦依依理应继承秦家财产了,还屡次出手搅合,死扣着定义秦依依没有归属,没有孩子,不算稳重,对财产死不松手。

    在秦家受尽冷暖的秦依依,唯有在酒中,寻找一方自在。

    “现在我也不求多的了,只要是个男人就行啊!”秦依依嘀嘀咕咕道。

    聂思思本想叹息,突然脑子里灵光一现,“等等,你说什么?是个男人就行?你确定只要是个男人就行?”

    “那肯定不能啊,不仅得是个男人,还得是个身体力行的男人,得一发入魂的!”秦依依强调道。

    “这样啊……”聂思思砸吧砸吧嘴,从包里掏出一张房卡,递过去,安抚道:“先去对面酒店等着,姐马上给你安排。”

    “你说真的?”

    秦依依一激灵,酒醒了大半,目光灼灼的看着聂思思。

    被秦依依这么个大美女盯着,聂思思有些挨不住,求饶道:“还记得前段时间我跟你说过的,经常来我酒吧喝酒,眼神却很规矩的小哥哥吗?本想着留给自己泡的,现在你有需要,让给你了。我暗中打听过,干净着呢!”

    聂思思的话让秦依依心动不已。

    毕竟这小妮子看男人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她都心动了,必然是男人中的极品。

    就这么让给了自己……

    一时间,秦依依感动不已,“好姐妹,待我借种成功,以后我们共享荣华富贵!”

    “你麻溜的去等着吧,剩下的交给我。”

    “好!”

    ……

    蓝月酒店0552号房内。

    秦依依一腔激动的等了半小时,激情缓缓退却后,眼皮子便开始一开一合的打起了架。

    ‘嘎吱——’

    顾寒用房卡推开门的一瞬间,剑眉缓缓蹙起。

    今天是他的生日,作为a市鼎鼎有名的大佬,生日宴自然气势恢宏,可他早已厌倦,便回酒店打算休息。

    可这房间里,怎么会有个女人?

    难道是南淮那个不嫌事大的故意做的?

    “你,你来了……”

    懵懵懂懂中,秦依依看见了一个高大的男人站在不远处,脸有些看不清,但身材却是可以的。

    秦依依满意至极。

    “快过来吧!”

    秦依依愉快的招了招手。

    过来?

    这轻佻的话语让顾寒拧紧了眉头,南淮这家伙,净安排这些碍眼的东西。

    烦人得很!

    顾寒毫不留情的转头便要离开,可步子刚动,身体便被软玉抱住,女子的香味,溢满鼻腔。

    “你……”顾寒眸底怒火渐盛,可对上秦依依湿漉漉的鹿眸,却为之一顿。

    眸底清澈可见,宛若世间最唯美的画卷。

    这一顿,双唇便被秦依依给堵住了。

    “不许走,你今晚是本姑娘的人。”秦依依霸道的宣誓主权。

    顾寒不知不觉间,眉头微松。

    这莫名其妙的一个吻,竟然抚平了他刚刚的烦躁。

    这个女人,似乎没那么差劲儿!

    “不许走神!”

    今夜,这个生日礼物,他——

    很满意。

    ——

    次日一早。

    秦依依餍足的从豪华大床上伸了个懒腰,懒腰还未伸展开,腰间和双腿的酸涩便让她倒吸一口冷气。

    转头看着旁边熟睡的男人,她在短暂的迷茫过后,借着昨晚几片残缺的记忆碎片,拼出了大概的真相。

    不过仔细一看这男人的眉眼,秦依依暗中咂舌。

    这丫的也太妖孽了吧!

    聂思思把这样的货色让给自己,果然是忍痛割爱啊!

    秦依依扼腕一番,扶着墙从床上下来。

    纵然浑身跟被卡车撵过似得,但她忍受不了粘腻的感觉,还是咬着牙进了浴室。

    刚进浴室,打算放首歌来缓解一下情绪,却发现关机了。

    秦依依淡定开机。

    在开机的第一时间,聂思思的电话便打了进来。

    “姑奶奶,你可算是接电话了,一晚上你去哪儿了?怎么手机还关机了?”

    秦依依刚滑了接听,手机里便传来聂思思鬼哭狼嚎的声音。

    “我手机可能是昨晚动作太大摔地上关机了。对了,你安排的人,啧啧,真不赖!”秦依依淡定的打开花洒,调节着水温,语气淡然。

    但聂思思那边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片刻,聂思思小心翼翼的试探:“你还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吗?”

    “昨晚不就是你说安排男人,让我去房间等着吗?”

    “那请问你去了哪个房间?我那个房卡可是酒店经理给我的,随便那个房间都能打开,昨晚让你去房间等我,可我联系好了人,却不知道你的房间号,我可带着小哥哥挨个房间敲门了,都没找到你,所以……”

    “所以?”

    秦依依心头‘咯噔’一声。

    手机那头聂思思咽了咽口水,壮着胆子问道:“所以你究竟睡了谁?还有,你在哪个酒店?需不需要我来帮帮你?”

    秦依依耳朵嗡嗡作响,聂思思说了啥她也压根没听进去,满脑子回放着那一句,敲遍了门,都没找到她。

    那她、那床上那个男人究竟——

    浴室之中,唯有花洒喷着热水、以及秦依依的心碎声,不绝于耳。

    “聂思思,你洗好脖子等着姑奶奶收了你的小命吧!”

    秦依依咬牙切齿的挂了电话,一早上的淡定心情也荡然无存,迅速的洗了澡穿上衣服,走出浴室,看见床上男人的一刹那,她眼睛一痛。

    恨啊!

    她的第一次,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给了个陌生人。

    秦依依无奈的扶着额头,这种事儿肯定是男女搭配才能做的啊,所以她也不算、也不算那啥对吧?

    进行了一番心理建设,秦依依深吸口气,留下一张支票,麻溜的跑路了。

    一路回到秦家,秦依依还没进门便撞见了一身白色衣裙的秦如雪,小鸟依依般的依偎在霍裘的怀里。

    “裘哥哥,姐姐昨天一夜未归,我好生担心啊!”

    “如雪,你就是太善良了。秦依依的为人,早就在大一的时候,所有人都看透了,你何必再为她辩解呢?乖,快擦擦眼泪吧!”

    霍裘看着秦如雪眼角划过的泪,心疼不已。

    秦如雪却倔强道:“裘哥哥,毕竟你曾是她的未婚夫,你还是出去找找他吧!”

    “如雪!”霍裘理正言辞解释道:“我是和秦家大小姐有婚约,可秦依依声名狼藉,秦家,秦伯父,都只认你一个大小姐,哪有秦依依什么事。放宽心,就算秦依依死在外面,也和我们没关系。关于她的,什么都别说了,再说我就生气了。”

    “好好好,我不说了,裘哥哥,你别生气。”

    秦如雪温声安抚道。

    秦依依就在不远处,眼看着两人携手走进秦家,她却挪不了一个步子。

    曾以为那是家,如今看来,不过尔尔吧!

    “思思,将功补过的时候到了,给我订一张最快的机票,我要离开这个恶心的地方,冷静冷静!”

    既然你们觉得我死在外面都没关系,那就看看网破了,究竟谁先死!

    有了聂思思的帮助,秦依依成功上了最快的一个航班,殊不知,酒店内迟迟睡醒的顾寒,看着床头柜上留下的支票,鹰眸之中,寒芒渐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