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表白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你的手?”闻言她眼光躲闪,飞快将手缩回去,紧紧地扯下袖子,不住摇头,“没什么,我没有受伤,我要出院。”

    “等等,既然待在医院里,就做个全身的检查。”

    看来莫初浩果真有暴力倾向,阿珍逆来顺受的性格更加滋长他的嚣张气焰。

    “我真的没事。”她疯狂按铃,对着匆匆赶来的护士急道,“我要出院,快给我办出院手续。”

    只不过门外看守的众人却把人拦在门前。

    “你们……”

    阿珍急得眼泪在眼眶不住打转,她大声地叫着身边保镖的名字。

    “你不要叫啦,想来当时本意并不想报警的,可是你想过若不是警察急时赶来,恐怕你会再次受伤。”

    提起昨天晚上,眼眸里闪过一丝惊恐,诧异地望着秦依依,很快反应过来,“我明白啦,都是你安排的!”

    透过长长的街道,别墅里未曾拉上的窗帘,莫初浩刚刚开始对阿珍动手,外面的人已经拍摄下来照片,之后报警让警察前来。

    “是的,虽然未经你的同意,可我们的本意也是保护你的安全。”

    “那么也是他的主意吗?”尖尖的小下巴微抬,看向外面顾寒顾寒远远的背影,透着一丝疏离,令她心中伤感不已。

    “他并不知情。”

    秦依依抬起手腕嘀咕,“怎么还没来呢?”

    “谁,还有谁?”

    好似以为是莫初浩,整个人惊恐地跳上床,全身缩在被子里声音慌张,“你们快走吧,我不想再见任何人。”

    “不,是你的家人。”

    探出头来,眼中有一丝的欣喜,很快眸中光芒暗淡,依旧摇头说道:“我谁也不见。”

    看来她的情绪极不安稳,秦依依没有再刺激。

    半个小时一个脖子有纹身,平头打着耳钉的圆脸的男子想进去,等到被门卫拦住后,才凶狠地瞪眼,吐掉口中口香糖,“你们是谁呀?”痞里痞气问道。

    把大块头的保镖推开,他们挺胸逼上前去,纹身男眼中流出一丝怯意,却不敢认输地手手叉腰。

    秦依依在不远处令两人放行,二人立刻会意后才让开一条路。

    得意地斜了两人一眼,待进去见到穿着浅粉色病号服的面色憔悴的阿珍顿时紧张地叫道:“姐姐,你生病了?”

    阿珍怔怔发呆,刚刚她思虑许多,想到外面的顾寒和秦依依待在一处,想到喜怒无常的莫初浩,想起往后,不禁睁开眼睛,便见到弟弟的身影。

    她挣扎着坐起来,用手掩着鼻子,不住皱眉道:“你身上用的什么香水,真是又刺鼻又难闻。”

    “嘿嘿嘿,它最类似于男人体香,现在市面上可正流行了,姐姐,你到底哪儿生病了没有?”

    “没有。”弟弟的装扮令她的眼光四处闪躲,真是越来越不像样了,原先长相倒是周正,现在近来迷上整容。

    今日瞧见他的眼睛好似一大一小,和看着很不自然。

    “什么时候又去动眼睛啦?”

    他凑近前去嘻嘻的一笑,“我的眼睛好看吧。只要一万多,很划算呢,姐,你什么时候再给我打钱啊?我还要做热吉玛还要打瘦脸针呢。”

    “我哪有钱哪!”

    前不久才转给了几十万立刻花得干干净净,阿珍气不过,将头撇过一旁冷冷地说道,“我没钱!”

    “怎么会呢,你现在管理着大公司,动动小指头,钱不就滚滚而来。爹和妈都说了,没钱找姐姐。”

    里面的一幕瞧在顾寒的眼中,他立即呆不住,不悦地说道:“什么玩意,姐姐受伤还不见关心,倒是追上门来要钱。”

    说罢气呼呼地起身。

    秦依依急忙追上前,才刚走两步,立刻有人赶上前,原来是莫初浩被关进公安局,此刻想见秦依依一面。

    “我跟他已经没话可说。”

    她看了眼脸色不悦的顾寒,高声拒绝道。

    前来的素净的男子神色为难,“秦小姐,莫总偶尔冲动而已,对秦小姐……”

    话未说完,顾寒已经一把夺过电话,“她不去,听不懂话吗?”

    那人见到顾寒恼怒的面庞,愣是不敢直视,忙不迭地点头,只不过秦依依叫住他,“我有必要前去一趟。”

    “莫初浩连女人都打,简直畜牲不如这般,进去估计也不会安分,我不同意。”他的声音不容置疑。

    “今日前去也不为别的,不过向他澄清一件事情。”

    秦依依从怀中掏出备用的照片。

    说到底都是它们惹事情,看来传播照片的尤长风不怀好意,弄得鸡飞狗跳的,甚至于登上了财经报刊。

    有人抱怨着好好财经报道居然变成娱乐圈的八卦,说他们的私生活不检点。

    “我只是前去告诉他,阿珍是冤枉的。”

    秦依依甜甜地一笑,安抚他郁闷的心情,才钻进为她准备的小轿车。

    顾寒立刻让人前去查看,到底谁在背后偷拍照片,胡乱传播。

    到了公安局,她简直不敢相信,才短短的半天的功夫莫初浩居然无比的潦倒,此时穿戴哪有半点总裁的风范,脸庞淤青,微肿的眼睛勉强睁开一条缝隙。

    “怎么回事。谁打的?”

    他的神色颓丧,见到秦依依时才泛起一丝笑容。

    一切都始料未及,她诧异莫名。

    “其实凭着你的家底,交上保释金当即便可以放出去。”眼前的沮丧样显然夜晚深受折磨。

    “是,我以前是个花花大公子,每日出尽风头,多少人看我不顺眼,这不,现在给了他们狠狠的报复机会。”

    他抬起右腿踩在坐椅子,轻巧地说道,“我也是罪有应得,在外边沾花惹草的,为什么她就不能和别人吃饭呢?”

    秦依依眉头紧皱,听得这番言论顿时无语,“他们是正经的谈话。”

    “若是正经,当时你为何故意漏给我看?”

    那时的心思已经不可追忆,秦依依也后悔,黯然道:“所以我才赶来向你澄清,我相信他们。”

    “别说了,真正相信就不会现在的结局,其实嘛,我叫你来是有个提议的。”

    他突然凑近上前,“我知道你的野心大,不甘心经营家小小的公司,我可以给你资源,我们两人结合才是天作之合,才是真正的强强联手,至于他们嘛。你不觉得他们更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