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聚会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急得他的脸庞涨得通红,招手服务员结账,之后说了一声:“失陪啦!”起身理好西装悻悻离开餐厅。

    “我也要吃面!”

    瞧着秦依依吃得欢,几人都饿啦。

    点好了三份冷面,秦依依瞧着几人吃的津津有味的,等到他们吃完才板着脸训道:“快说,今天怎么逮人就叫爷爷,他有那么老吗?”

    大宝嘿嘿笑道:“他本来就是爷爷嘛!”说罢认真地掰着手指头,“就算面相只有40多岁,可若是结婚早,生下儿子,儿子再生下孙子,可不就是和我们一般大!”

    秦依依居然无法反驳,只得抬手拍拍他们的后脑勺,“好啦,别再狡辩啦,赶紧吃饱,我们回家!”

    “太好啦!”几人嘟着嘴唇喝着饮料。

    一晃七天过去,这几天阿珍时不时前去想去见莫初浩一面,都被他拒绝了。终于到了离开公安局的日子,她早早前去迎接。

    “姜叔说了,等你休息两日,我们立刻前去签下单子!拿下来后一年都会高枕无忧!”

    他小心地觑着莫初浩的眼色,见他脸色阴沉得异常的难看,像是天边墨黑的乌云,声音不禁越来越低,直至最后不敢吭声。

    “停车!”走到半路莫初浩突然大叫。

    司机一个机灵猛踩下刹车,莫初浩立刻推开车门,阿珍惊惶地跟下车,此处正是桥面,狂风肆虐,发丝凌乱。

    她一时也顾不上,连忙踩着高跟鞋小跑着追赶上前。

    光亮如新的不锈钢铁栏,下面是碧澄透澈的江水,哗哗的流水的声音,莫初浩双手背负静静地立在栏杆边。

    阿珍的心提到嗓子眼里,紧张地站在远处不敢靠近,不时低声乞求,“阿浩,你有什么事情别想不开呀,我们回去好不好?”

    声音带着哭腔,一阵风吹过,站在高高的大桥往下看,竟有一丝的眩晕。

    莫初浩忽然用力砸在栏杆,砰的一声响,阿珍的心猛地揪起来,双手下意识地捂住嘴巴,险些惊叫出来。

    他发怒的一瞬间让阿珍想起之前被暴打的情景,脸色立刻变得雪白。见他怒气冲冲的面庞呆立在原地不敢上前去,更加不敢离开。

    “没想到我将他当长辈,他却暗地里来整我!”

    好像他口中的人不是自己,阿珍壮着胆子跨近一步,低声问道:“是谁?”

    “还有谁?”

    他突然瞪大了眼睛,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怒吼道:“还不是那个姓姜的!”

    原来是姜支惹他生气,阿珍轻声道:“可是那单子,是姜总亲口应允给我们的。”

    “本来就是应当,是姜家欠我们莫家的!不给我们的话,姜家的老爷子的棺材板都压不住的,只不过生下来的儿子这般狡诈,枉我尽心尽力替他安排住处,安排人陪伴,转眼就翻脸并不认人!”

    阿珍丈二摸不着头脑,莫初浩气得双手叉腰,望着前方的河流大声吼道:“姜友,你记住,我一定要报仇的!”

    阿珍心中惴惴不安,跟着他回到别墅才从保膘的口中打听出来。

    原来呆在公安局几日他几乎过得生不如死,奇差无比的伙食,都是冷饭冷菜,还有人不时刁难他。

    几日间简直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在离开之时胡子拉碴的。她想想,就算他坏事做尽,到底并没有坏到骨子里。

    我早已经准备了一桌丰盛的菜,但是莫初浩看也不看一眼,在洗澡之时已经约好弟兄在外面包了一个包间。

    不顾阿珍的挽留,头也不回地弯腰钻进小轿车。

    “你们也坐下一起吃吧。”

    阿珍独自面对着鸡鸭鱼肉,哪有半点胃口,只得招呼着面前的两个保姆。

    两个保姆如何敢,最后只得打电话叫来父亲和弟弟。

    二人这几天早已经习惯香车美食,等到赶来时菜渐渐地变冷,顿时埋怨保姆,“怎么不早点叫来,菜都冷了!”

    不过嘛,到底香喷喷的。

    吃了几口之后嘴巴塞得满满的,已经无暇抱怨。

    刚一吃完,想也不想将吃饱的两人给赶走。他们也知莫初浩回家,两人不敢露面,从女儿的首饰盒中取出一叠现金,心满意足地离开。

    整个夜晚她抱着手机,每一次的电话里响起时都激动地接听,可都不是莫初浩的,无奈之下打到到保镖。

    他叽叽咕咕的。

    “两个小时啦,什么饭局也该完了啊,怎么还不回家呢?”

    “阿珍姑娘,我们现在在ktv唱歌呢!”果然隐隐的传来咚咚的震耳欲聋的声音,她气得砰的一声重重地挂断电话。

    恨恨地一仰头,喝了半杯酒,苦涩的味道在唇间蔓延,心中的恼恨无法排解。

    翌日是个大晴天,秦依依受到姜友的邀约,此时正在碧绿的草地上挥杆打高尔夫球。姿势标准,姜友取下墨镜,一边鼓掌一边走上前来。

    “你的技术在城中也算是数一数二的。”

    “姜总取笑了。”秦依依后笑着接过毛巾擦因天气炎热而沁出的汗珠。

    不远处有太太团在嘀嘀咕咕,背后指指点点的。

    今日前来陪姜友打球的人都是他的熟识,作为女子她倒是里例外。

    眼见太太团眼珠的羡慕,其中有些是自己的客户,秦依依后说了一声失陪走向她们。

    “苏总真是好身手呀,远远望去还以为是哪位男子挥杆呢,真是帅气潇洒。”

    “李太太取笑,我只是班门弄斧而已,李先生才能出众,深受姜总的赏识呢。”

    说的倒也是,一句话极为妥帖,每个毛孔都异常的舒畅。离姜总最近的可不是自家的老公。

    “咦,那不是阿珍吗?”

    李太太转了风头,目光紧随着不远处的一俩观光车,上面坐着的正是阿珍和莫初浩。

    “你们不知道吧,近来城中可热闹呢,一轮轮的捉奸大戏,哎呀,有些年轻女子不谙世事钻牛角尖,仗着年轻美貌,以为能够拴住男子的心。”

    李太太说得唾沫横飞,众人目光无不透露出鄙夷。

    阿珍身穿紧身裙,包裹着纤细有致的身材,戴着一顶圆圆的太阳帽,小巧好精致的脸庞中透出几分疲惫。